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新闻

经历了四次冒险岛恐惧

admin2021/12/21 13:25:14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在现上分足居这在大现四跑的全路建领,近行天空。深酸的天

8,汉分蛋盈。地设有月亮。

還在文球国批游现2十攀

• 起分的麼的与193 624

深深吸了。

4.

•通我航券察人

S

的。

也級缓说道,

s。 tt 下。现所i的能热和政指甲斯起小s见大3。

大东在站酒中的t呼儿乎每欢都能把现城理。每兴当这个附城。我觀

你行

1r交價的沙地:调的于的婚恐不解:我这到應想很么厂?别人病箱

到他们的机会,

我好没时现如做然登經,超分战格的出份让现心科做然,还超分者

原对吧,

回到宿含时,我本以为和的一天一样,几个新生或洗然地躺在味上

手指,甲床已路次东

双发你:却城奇地发现大家酸北在房问另一头。艾瑞论手相,•思板,56

•你曾经……期台1

在他们能面,极面的者另一个方向,所以我者不消上而写丁什么。我走

过去,在威尔身旁站定。

•这是您么厂?〝我轻声问道,心中默默祈游,希望别又是一無攻

, 我没想过。有应不,

古讲灣无秘派的文站,我不确定自己还能不能再來受更多的敌芯

-我一时忘了拿能的

“家二关排名。”他说。

怎样的呢?

•我以为第二关过后就不会有人出局了。〞我贴声说道。

t头看着他。

• 没有人出局,大概是成绩报告之类的吧。

“你是分该者司,

我点点头。

香到这个 “照板”,我觉得心神不安,就像有什么东西在翻搅肠

交。沉戰了几秒学.了

得,抓挖着我的心。艾瑞克把 〝黑板〞 举过头顶,挂在上面的钉子

望着他大久了、不

上,然后闪在旁边。宿舍陷人一片咙人的沉默,我伸长脖子去看写的

话,尽管我能照

是什么。

也更南了,他平能

第一位竟然是我!

大家纷纷转头来看我。我没去理会,顺着名单往下看:克里斯蓿娜

和成尔分别是第七与第九。皮特是第二,我吞了看他名字旁边列出的时

间,发现我们的差距比较大。

,我不能想其然

皮特的平均模拟时间为八分钟,而我的平均时间是两分四十五秒。

心绪,就像祖其。

“翠丝,千得好。

,威尔小声说。

缩成一团,起

我点点头,眼光仍然停在“黑板〞 上。名列第一,本应该觉得商

180

着我。

〝我知道情境模拟不是真的。

〝你不必跟我解释。〞他绥绥说道,

机,这不是什么不合理的事。

“你爱你的察人,不想行下

C世龙型大衣花收在房向

东腐芥分一个方向。

“情境模拟是我唯一能见到他们的机会。

•尽管他说不处家异、

一我烈我江领路寿为什公这种恐也让我知此雄以啊。我和改行。

后又放下。跟近暖馆时我经路政子街,罗內已给欢政下。每天明。

来,双手都沾了血。

问老四。

“我想念他们,你鸭经,想过你的额人吗一又

•他说。

花龙名。

他看着地面,最后说了句:

"没,我没想过。有点不同寻常地?。

花当韩二老过后就不

不同导说。大不同寻路了,以至于我一时忘了拿枪对器迎物物配的

发有人出同,大麻息方

记忆。他从不关心家人,那他们究竞是怎样的呢?

很点关。

我伸手握住门把手,停了一下,转过头看着他。

Oa^

“黑板”

“你是不是和我一样?”我轻声问道。“你是分歧者吗?,

r有然者我的心。艾

想想这个词拱至都觉得危险。他盯着我,沉默了儿秒钟,严州的表

上然后闪在旁边。蓿

情投悛消解。我都能听到自己的心跳声。我望着他太久了,不过,他也

在吞着我,我想我们俩都想说些对方听不见的话,尽管我能想到那是什

§什么。

第-位竟然是我

么。太久了-

-现在似乎更久了,我的心跳得也更响了,他平静的眼掉

大家约纷转头

将我整个人吞没。

有成尔分别是第-

我推开门,仓皇奔下走廊。

同,发现我们的

,我不该这么容易就为他分心。除了新生训练,我不能想其他

皮特的平

事。情境模拟也不能再扰乱我了,它们会打乱我的心绪,就像对事

"翠丝

部分新生造成的影响一样。德鲁睡不着

-身体蜷缩成一团,

我点点

18,好在还有期农们证我开心,这一在很「路。领

二品文理发次的时公:,论選所游嗎对好无股派呀坊里的一个好师,他馆

a在pe,球天现们在餐厅里玩儿丁足足两小时的牌。

F,而我只是往自一人。

但今號现想一个人得着。不仅如此,我想路下心米回化一下当初为

丁今时今日,我轮说当生

来。想到这儿,我把手桥穿过号下的网孔,陷人沉恩。

浩楚记怨当时走任这国

开么大达盟,3什公哪么空洪地的下,越至为丁開在这里从天台L8下

很想麥成在学校见到的那科无思派。我想跟他们一样喧闹、大胆叉

1自油。可楼他们还不是真正的成员,只是假无興派那样玩關。我从天合

文四天里,博等源又民

1上路下来也是如此,根本不知道恐切是什么。

私派为把他们信帮出克:

在过去短短的四天里,我历经了四次“恐快。

。第一次:我被绑在

他派别的汽车、葡售,

水雄上,皮特在我的脚底点者了火:另一次:我又湯水了,这次是在游

姐姐卡拉,她曾指克

里,非感的海水包周着我:第三次:我眼路睁地不者家人血尽而亡:第

四次:有人用枪指着我,通我射茶家人。现在,我才明白什么是真正的

“恐俱”

;弊滑,质问为什么R

凤从洞口进来,吹拂着全身,我闭上了眼睛。恍惚中,我再次站上

支吹恢复过去的民越

天台边沿,解开无私派灰色學袍的纽扣,勇取地露出;手特,錢出任何人

是理性外衣包義下

都没见过的其他部分,然后把衣服採成一团,狠狠砸到皮特的胸壁上。

睁开眼膌,我觉得豁然开朗:不对,我错了;我之所以从天合上跳

见到的一样。灵

下来不是因为我想成为无畏者,这么做是因为我己经是一名无是者,

而且我想要向他们证明这一点。我想要认可无私派要求我隐藏的那部

拉起来的—外

分自我。

胳膊就把自己遊

我把手臂伸过头顶,手指再次勾佳网子,把脚趾尽力抻直,尽可能

守翻进网里。

地让身体在网子上伸展开来。夜空空荡而静谧,这四天以来我的心也第

一次觉得如此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