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文章

手腕的冒险岛发生了刺痛

admin2021/12/21 13:40:39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her

亚斯不断向后退,抬起胳膊护住脸。

我计到他前面,皮带抽在我的手晚上,纖住了我的手,

带的手松开了。我这才得以解开皮带,抓住皮带扣。

每然的瓜子。托比亚斯就我推到 后,#我和了保师之响。他不

很生气,但没有一丝惧怕。手來手,我们期考超地深抗的方啊老走: 我公心跟我地我的行下。

力度。的一分的,我说得班得不能然:用下一公地,又然们路的大蛋

怎人走路时落欢帮者对方的手我以面以不理無是为什之。河当电的

尖滑过我掌心时,我泽•你打算告诉我你的个性测试结果吗?”我说。

"啊。

,他用闲着的那只手挠挠后脖颈,

“这很蛋要吗?

•而要啊,我想知道。

•你的要求还真我。”他笑了笑。

现们走到小道尽头,站在谷底,岩石在这里形成綺岖的地面,以

我有绝的相度以奔聯的水游中凸起米。老四带着我爬上走下,穿过我小

6透欧,超过发削的凸起。我的鞋紫票睬往相糖的岩石。牲底在每共石

*上都留下一个湿湿的脚印。

他在边上找到一块相对平坦的石头,周間水流也不那么急,坐了上

夫,双脚垂在岩石边。我在他身边坐了下来。在这里,在激流之上仅仅

+儿厘米的地方,他看起来那么悠然自在。

他松开我的手。我注视着岩石锯齿状的边缘。

“有些事我从未告诉过别人,知道吗?连我的朋友都不知道。”身一颤,有一种忧然大悟的感觉。

“所以说••

,我用还记得的最后的逻辑思维分析道,

恐惧。

“你有四汽

“当时是四种恐惧,现在还是四种恐惧,

,他点着头说,

以它们以

来没有政交过,所以我还是要不断地回去。但是…我仍然没有任向送

步。

“你不可能无所畏惧,记得么?”我说,

“因为你还在乎某些事,

在乎你的人生。

“我知道。”

我们沿着基地深坑边上的一条狭窄的小道往前走,这里通往峽谷底

部的岩石区。以前我从没注意到,因为它几乎跟石墙融为一体。可托比

亚斯似乎对这里了如指掌。

我不想毁掉这样的时刻,可也不得不打听他的个性测试结果,好知

道他到底是不是分歧者

然,所有的马库所一下都不见了。好光又花了起米,照好-个地

长的空间,里面有倒場的砖墙还有水泥地面。

“就这样了吗?”我说,

四个….”

•那就是你最深的恐惧?为什么你才只有

我的声音小了下去。只有四种恐惧。

“啊,

〞我回过头看着他,

“那就是为什么他们叫你-

当我看到他的表情,后面的话也就没说出口。眼脆略得大大的,要

唇微张者,在灯光下他显得十分脆弱。如果不是在这个地方,我会场

种表情描达为一种敬思。但我不明白他为什么会以敬畏的眼神看省我。

他轻轻抓者我的胳膊时,拇指紧貼在我小臂柔软的肌肤上,朋力

地把我朝他拉过去。我手脱的皮肤依然有些刺滴,就像真被皮带抽过-

样,可颜色和其余地方一样卷白,并不红肿。他的喏唇慢慢地在我验病

上移动,然后手臂紧紧搂住我的肩,把脸埋在我的脖子止,温热的鼎息

吹着我的锁骨。

我僵立了一小会儿,双臂轻轻环抱住他,然后叹了口气。

“嘿,”我柔声说道,“我们过关了。

他抬起头,轻轻撩起我的碎发披在耳后。我们沉默地凝望着彼此的

眼睛。他心不在焉地用手指拨弄我的一缕头发

“是你帮我通过的。

〞他最终说了句。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