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文章

在冒险岛裹紧夹克

admin2021/12/21 13:42:43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我態繫了身上的艾克,有好长时口改米外西了。阳论谈放地酒在路

上,我看着自己呼出一股股白气。

至少有一件事我成功了,我让皮特和他的死说不再视我为成助。不

过,明天经历自己的“恐快三士

私阳海学涨惯了昏暗的灯光和深色的衣物。

但不菜设必要了。 无跟派的绝所站很物的人法發:人据自动分的的。

〞我牛后保米一个p育。

筋扯掉,摇摇头让头发散开,然后走进大门。

二系路水:等现走过时,无政月光地企恐出上。我行手吧街子上的,

5在人口处,我們兴书视者这个地方。房问又大又发物、登气中区

Ceeo世厂-起米,他戲扩一剛矩汇眼餓,

北书页路消灰生的味道。木地板在們下路政作中,我两边的城上该端:

紧盯着屏幕,聚精会神,没有一个人在读书。

书架,但它们了不起来更假技饰物,因为防园中头的架上放游电脑,X9

hete厂. 我丝故熱让拜發他,可我还

,他的声音有些含混。

什车厂。

,我说者向后退了-

我早该料到,博学派主楼应该是个图书饼。对面墙上桂者的-m

一你戴眼钱了。

面像吸引1丁我的注意。它大约是我的两倍商、四俗统,面的是位魅力四

财的女子,她有者如水般消澈的灰眼睛,戴一副眼镜。是珍宁。一不留

……”他环顾一下四周的桌子

她,我觉得喉咙里酒上一股热流,因为她是博学派的代表,是那个发者

我们走出大楼,穿过马路,我

派毁我父来文章的人。自打父亲在餐桌 上抱怨她的那天开始,我就不管

欢她,但现在这种“不喜欢”已演变成“憎恨”

后,过去管是一个公园,现在大家肌

她,有几个生锈的金属雕塑

画像下方摆着一块大厦,上面写着几个大字:知识通往成功

科豆,体积之大把我比得形同小

成功。对我来说,成功是个贬义词,无私派用它来形容自我放纵。

我们在环绕金属利马豆的水

迎勒怎么会选择成为他们中的一员?他们的所作所求全都是错的

是乐,三三两两坐在那里。迎華

不过他可能也是这么看无畏派的。

头发,眼神不安地躲着我,好

我走到珍宁画像下方的桌子前,一个年轻人坐在桌子后边,头也不

刺了文身,披散着头发,穿:

抬就说: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你来这儿干什么?”

“我找个人,他叫迎勒,你知道在哪儿能找到他吗?

“〝我想家,你是我能大

“我不能透露个人信息。

”他温和地说着,还一边猛戳前面的

他紧紧抿起双唇。

屏幕。

〝你好像很不乐意厂

“他是我哥。

“痤土

〞他双手

“华7

1是这

矿厂一不

C他过车用,我號酷在年门沙,吞卷无设派球地在時后新街消失。

很不然严回去了。选排退出,成为

一个无派别人士,也许会是我做过的

我沙成的北街。但今天的現花科自己你个胆小呢。

经风迎西外米,在我手指问环线不去。我让手在车厢边上蛋下,

我什划过。现不能回家。但用以大找我的毅人。 在我照年的每个记比

4,板行迎物的能子,他是我过去人生的一-部分。

到达城中心后,火车慢了下米,我坐起身,看养原本澎小的建筑物

--点一点清晰麥大。博学派总部就在一座巨大的石造建筑里,在那里可

以防戰沼泽。我抓住车厢把手,探身出去,想看沿轨道去社哪里。它们

先下行到与街西齐平,然后一路缆蜓向东。我在街面和沼泽地散发的调

湿的气味中呼吸者。

火车开始往下行驶,速度也慢了下来,我趁机跳下车。因为落地时

的冲撞,两腿有些发抖,我往前跑了几步,才饮复了平街。我走在大街

中间,转向南,朝沼泽的方向出发。目之所及全是空涉荡的土地,有一

架棕色的飞机正朝地平线方向飞去。

我向左转,博学派总部的建筑就在前方,阴暗叉陌生。在这里,我

该如何找到迦勒呢?

博学派的人凡事都要记录,这是他们的天性。对新生他们肯定也有记

录。有些人有权使用这些记录,只要找出;他们就行。我扫了一眼大楼。从

逻拜上讲,中央的大楼应该是最重要的。那我就先从这座楼着手。

博学派成员四处走来走去。他们的派规规定,博学者每次至少要穿

一件蓝色的衣服,因为蓝色会让人体释放出一种使人平静的化学物质,

按他们的话来讲:

“心思平静能让头脑清晰。〞蓝色也代表他们的派

247空间”时,我娶证明他们镨了。昨天的失服

看上去不可思议,今天我又有些不太自信。

我抒者头发,想哭的沖动已慢慢消退,然后编了 下許子,用套在车

脱的棉皮筋把已都了起来。一瞬间,我觉得又找回了自己。我需要的裁

是:记住我是谁,而且绝不让无关紧要的事情,比如男生,还有濒死休

验阻碍我。

我笑着摇了摇头,真能做到吗?

我听见火车的鸣笛声。火车轨道环绕着无畏派基地,然后继续延伸

到看不见的远方。它们是从何处开始?又到哪里结束呢?在轨道以外的

世界又是怎样的?我情不自禁地朝着它们走过去。

我想回家,但又不能这么做。艾瑞克在 “探亲日”那天警告过我

们,别和父母太过亲昵。回家意味着背叛无畏派,这么做的后果我实在

承受不起。但艾瑞克没说我们不可以拜访1日派别之外的人,而且我母亲

还有要事相托,叫我去博学派找迦勒。

24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