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地下室冒险岛的那晚

admin2021/12/23 14:15:06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只+

我妈较起眉头:

“你们吵梁了,,款多想下裝雄與参的金些,玲一句话也说不山安

水包站波龙家路你吗?”她向,

大回

,我武首給她一个微美。

“我会没事的,真的。”放新ta

生賽。我的小妹妹,人-日政使起米,是很两遥的。比如,我小时络落致的东西。

—北

花号、快餐和鹃头均。

- 旦时过境迁,我就对它们失去兴想,它们

全心中的位跟救用友、聯天额件、男生和衣服所吸什。如*有海道

*似乎人是设有长性的物种。似乎当你到了十二岁或者十-三岁。成告

在我不再是小孩,成为“年轻的成人”的年路,款和过去--刀两断。也

#,你的快乐会少很多,甚至更精。

我是这样发现稳头角的:那时伊奇还没出世,我父母拒绝给我买-

箱紫色的小自行车-

——上面挂着个点级着粉色花朵的小篮子和车铃销。

我不记得为什么了-

一也许是我已经有一辆自行车-

一但是我气疯了,

决定高家出走。下面是成功高家出走的两条基本法则:

1.去一个你知道的地方。

2. 去一个别人不知道的地方。

那时,显然,我可不知道这两条法则,我设定的目标正好相反:去

一个我不知道的地方,然后,我父母找到了我,他们不得不同意给我买

我想要的东西,包括那辆自行车(也许还要买一匹小马)。

当时是五月,天气温暖,白天越来越长。一天下午,我收拾好自己

晨喜欢的露营背包,溜出我家后门。(庆幸着自己很聪明,没有走前

院,我爸正在那儿千活。)我清楚地记得往包里塞了什么东西:一只

單然也不是个够格的读刻者。吃蛋看生

“我的意恩是,我们议学那么多。

我妈压低了声音。

-你知道她会堂天维看你。对吧,

待着吗?

我知道她希望我说 “是的”

• 。这些年来,有包际版严成了的地。

一城姆地一个人错箱。”想吃饭好?我会套到自巴有的,

你去两?我只地一个人修着。我可以建我地?站很一个人得着。是l。

点。我打电话时不要和我说话。我听音乐时不要和我说话。

一公人、

个人,一个人。

不过,你死了之后,一切都些了一一我猪死去之后對在界圈是一

人能做的最孤独的事情。

“我不介意。,我说,我真是这个意恩。我妈华起手,设。

便。

,。这活还没说出来的时候,伊奇已经節一般穿过房问,欧到我要

上,肚子压着我,楼着我的脖子,尖叫着:

“我们可以看电视吗?交

们可以做牛肉汉堡和芝士吗?“像往常一样,她闻起米有一股想子城

儿。我想起她很小很小的时候,我们都可以把她放进洗手池里洗課

她会坐在那里不停地笑,拍打着水,似乎世界上最好的地方就是易

个长18英寸宽12英寸的白瓷盒子,似乎整个水池就是世界上最大的

海洋。

我妈看了我一眼,说:

“你自己要求的。

我越过伊奇的肩膀冲她徽笑,耸耸肩。

就是那么简单。

一美然比必好待在家里!。但面又山现在门动,这次她巴经率我了

一月要去学农的衣眼。她的跟饰主要是政包和的色的指配一-非不的

eee的蛋學擇,正穿都配有地大松紫格的政林子。她看上去俊-茶

新一在想球的花儿。好妈任由伊奇校照她落欢的方式打切自己,我战特

空你前。其他小孩一定会英语她的。

不过,我想伊奇不会介意的。我又发现了另一件好玩的事:八岁的

没接比我男政。她可能比托马斯•态弗逊的每一个人都婴頭敢。我不知

过会不会永远这样,如果她受到什么打击,会不会坚持下去。

伊奇的眼睛很大,她两手扣在一起,似乎在新祷,“求你了。

我妈叹了口气,怒道:

“绝对不行,伊奇。你又没有事。”

“我觉得不舒服。〞 伊奇说,她一边说一边晚關既跳,看上去实在

不可能。不过,对于说谎,她从不擅长。

“你吃过早饭了吗?”我妈交叉起双臂,板起脸。

伊奇点点头:

“我觉得自己食物中毒了。

〞她弯下腰,抓抓肚子,

然后马上直起身子蹦跳起来。我忍不住笑出声来。

“萨姆,别这么鼓动她。〞我妈转向我,摇着头,但是,我看出她

在动摇。

“她才三年级,”我说,

“他们似乎没在学什么实质的东西。”

“不,我们在学!” 伊奇叫道,吞到我物她使眼色,她立刻用手梧

我然线间被药里滑去,看望运样能让我看起来興祖表

北我吧了。。以装耕程選上來说,这不年是玩育。相然。我们着

个并不真的了解你的人走下去?

欢票比我地線的要好。我好地手政在的日。一四。旅理物,美国,

什么?"

《我们只是地要不同的东西,我務。”我投弄教鸭生校的边鸣。为

花和他单生待在地下室里的那些夜晚,冰裕都蓝色的灯北,鸡地自己%

世上找到丁庇护所。想起这些,无我努力假裝组设,我看上去地很通

糕,我的下呢唇额料起来。“我不认为他真的喜欢过我,不是成的,

真的。。多年以来,这是我对我妈说过的最真诚的话,我突然路到自

己暴露在她面前,脑中闪现出五六岁的时候脱光衣服让我妈检查廳鱼

的情景,我摇晃几下,深深地钻进被碎,紧紫捏者类头,直到指甲脂

人手堂。

然后,世问很为疯狂的事情发生了。我妈直接越过了红线,大步走

到床边,似乎这样做没什么大不了的。我十分惊奇自己居然没有反抗效

让她在我的前额印下一个吻。

“我很遗憾,萨姆。

〞她抚摸着我的额头,〝你当然可以待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