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拜访冒险岛的树林

admin2021/12/23 14:16:03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手电简;

一件运动杉、一件冰衣:一整包與利與饼干。

的书

链-第石能分!铁是这么开盐

『大也星这梯,- 切都处于交化之中,

地来時!一地城物当地們到商山项五十禁尺在右的地方的,關

“我们費跑! ”

1力。超头地後我记忆中的一一样大。伊有餐著石头边终他了上去,

也現在地身后爬上去,國於酸教手委,我的手指物早巴冻價了。石员

就品電益者路翻的结,还給了一层称。国然有足地的地方让我们两人

内對下。 師展县体,但伊奇和我抱在一起互相取暖。

-你觉得怎么样?。我问。“你不览得这里是个不错的盛身

地点,”

。这里是最好的。” 伊奇歪者头看看我。“你真的认为这儿的时间

过得復?"

我耸耸肩,朝四周看看。“我小时候曾经这样想过。”我不喜欢现

在从这儿能看到房子的感觉,这里曾经让我觉得很超脱,很私密。“原

来这里和现在很不一样。比现在好很多,没有什么房子。所以,你真的

会感觉自己待在一个什么都不是的地方。

〝不过,有房子的话,如果你想撒尿,可以去敲他们的门。”她老

是咬著舌头发音:把“丝”念成“兹”

我笑了,“对,我猪是这样的。”我们静静地坐了一会儿“伊奇?

"哎?

“别

一别的小孩取笑过你吗?笑你说话的样子?"

我感觉她层层衣服包费下的身体似乎價住了,

“有时候会。

“那么,你为什么不做点什么?”我说,

“你可以学着不像现在这

235

-次,我躺在那块石头上,望答粉色和等色交织而成

一德江改节上的大好選一样的天至,好几百次要天路飞过,批放完奖的

人全形,-你确定路走对了吗?。伊奇在旁边一路一號地走省,牛上路地的

九层衣服,看上去假个盛明的雪人。她像往第一样非婴穿般上乱t八用

的衣街,比如这次,她航战了一副粉色和點色相间的的敏耳想,还明了

两条不同的国巾。

•这系路是对的。”我说,虽然一开始的时候我也觉得走锅丁路。

一切都变小了。记忆中的小溪-

-系冻住的暗色细流,冰上有很多裂

纹•

-生就能路过去,远处的小山乘和地起伏。虽然在我记忆里它地

是一座大山。

然而,最植糕的是,出现了新的建筑。有人买下了后面的土地

盖起两座房子,都还没有完工。一座只是搭起了架子,活像一副从地

下冒出来的骨架,上面搭着很多浅色的木料和横七竖八的木板,好似-

艔触礁的船被冲上了岸。另一座快要完工了,外观庞大而单调,跟艾丽

家差不多,蹲踞在小山上,似乎在盯着我们。我过了一会儿才明白自

己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感觉:原来,那房子的窗户上还没有挂窗帘。

我很失望,到这儿来显然是个坏主意,我想起自己的英语老师哈伯

太太曾经在课堂闲扯的时候说,你无法再回到家中的原因是——我们当

时在学一些名言,还要讨论它们的含义,其中有一句话是托马斯 •沃尔

夫说的:

“你不能再回家。

- 并不是因为那个地方变了,而是那儿

§ 托马斯。天尔夫:20世纪美国最伟大的作家之一,曾出版长篇小说 (You Can't Go

Home Again)(中译名:(你不能再回家))。

-编者注

二片羽毛从空中取下,直接落在我的手边。我将这里命名为

一灣头省一,而且一直保存都那片羽毛,把它政在一只小較饰金里,

地在那块大石头下面。过了几年,盒子实然不见了,我认为它是被景

两冲走丁,我找通了開国的树叶堆和灌木丛,可是一无所获,便哭了

起来。

即使不再骑马以后,我有时还会到鵝头角去,虽然次数越来越少。

小学六年级的时候,体育课上,男生们这样评价我的屁股- •太方

了”,之后我就去过一次。菜克莎•希尔的过夜生日派对,我没有收到

道请日去过一次—一虽然我们在科学课上是搭档,而且因为在一起讨路

乔恩•利浦科特有多么可爱而俊笑了整整四个小时。每次从鹉头角回到

家,我都会发现时间过得比想象中的慢,每次我都对自己说-

一虽然知

道挺傻一

—鹅头角是个特别的地方。

后来的某一天,琳赛,埃奇库姆走进塔拉 •弗鲁特的厨房,我正

站在那儿,她把脸贴在我脸上,耳语道:

“你想看样东西吗?〞那

一刻开始,我的生活永远改变了,从那天开始,我再也没有回过趋

头角。

也许这就是我决定带伊奇去的原因,尽管外面天寒地冻。我想去看

看那儿是不是没变样,或者没变的是我自己。出于某种原因,这对我很

蛋要。而且,在我的“清单”上,这是最软前的一条。私人喷气式飞机

似乎不太可能降落在我家外面;而且,如果在这个时候裸泳,会被警察

速捕,还可能得上肺炎。

二(西福你达》;还有一系相大的坊阳经落和很特会的。

二我照给我的,让我在万圣节的时假藏。我不知理取大地

径直向前走,越过阳台,走下楼梯,穿过后院。

卡法那片热较

和邻居家分隔开来的树林。我沿若树林走了

-会儿,很是为自己看设

库的紫色自行车。

阿是,过了一会儿,我有点通应了现在的处理。小孩子地之月。,

阳港过特罗動山金光,所有的制叶假乎都生 上一個比露:不时有小的多

然飞起大片大片绿華期的苔鲜山现在我脚下。所有的房子相不又了。

我在树林深处,想象者自己是唯——

-个走到这么远的地方的人。我觉有

自己会永远住在这儿,睡在苔鲜床上,头上戴着花,与狗熊、張理、省

角的生活在一起。我走到一条小溪旁,越过它。我翻过一座小山,它省

山峰一样庞大。

在一座小山顶上,有一块我所见过的最大的岩石。它微微上無

而且伸出来一点,好似一艘大腹便便的轮船的船身,但它的顶部很

平坦,像一张桌子。我不记得在这次旅行中自己除了一块按一块绝

吃奥利奥,想象自己拥有整座树林之外还做了什么。当我回家的时

候,我的肚子被饼千撑得难受,我很失望父母没有我想象的那么担

心。我觉得自己会在外面永远待下去,但实际上我离开不到四十分

钟就回了家。从那时起我就觉得那块石头很特别:时间不会让它改

变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