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冒险岛的冰淇淋快化了

admin2021/12/23 14:19:02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SAtE

两条路牌团上厂我的服,伊奇来到我多后,

冰淇淋快化完了

"她说

MIEFEREDa

“你确定不想吃丁 ,北理为什么。我欢然想超的移,他也会根我的,如聚他知道--切

1次型这些,我感到的所未有的沮设。

-活玩我阳时子野理么微。“我合棚地说,不放相信自巴剧才记的话。

河利亚城起前賴:都山家/的相教。明從理上从染没人管地,她婴怎么d门,

你在无所理。玩想,她理假坏下这给伯被規的日子。这饮是她记调

她喜欢假教自己必须这样欲。

每大利风味。饮錯的门7几严足物无声退地聯开了。我来到

地以没真的粉过自已为什么要去信特家,以及去丁以后该然么做。

就R是一时厅过去,我路现自己胡乱在路口转省鸡,不停地阿进死胡

大原边的烤湿南后週去,老然灯的窗户如同远处的行一样发比汽度

在,配上的东西者起来与白天是如此的不同-—一几平植以排以,特到

是下两的时候,

一座座房子像巨大的野兽蹲露在草坪上,似乎有生命。

车有能尤的晚上看起来与白天足如此的不同,白天的时候,一切都很教

才于净,燭熠放光,而到了晚上,丈夫们端着咖啡杯走向汽车,婆子们

原在后面,穿都替拉提健导服,小女孩们穿著 “sby Cap’”道裝,坐在

光车里。还有人开者香克萨斯越野车兜风,有人去星巴克喝咖啡。我想

知道到底哪一个版本是真实的里奇维尤。

路上几乎没有车。我继续慢吞吞地以每小时十五英里的速度开着

车,我在寻找什么,但不知道究竟是什么。我经过艾拉迪住的那条街,

继续前行。街灯向下投射出模糊的光充,照亮汽车内部,然后,我又开

进了黑暗。

我的车灯扫在一条弯曲的绿色小街上,五十英尺开外的路牌上写

着:安详街。我突然想起中学一年级的时候坐在艾丽家的厨房里,她妈

妈在煲电话粥,还光者脚,穿者综瑜伽的裤子在阳台上走来走去。

“她

247

“做什么?回家的路上,我试園忘排玛利亚。镇克斯

时俁

-他每次喝光一瓶啤酒肤会醉过去,

叹!)

-我试着忘记玛利亚•賽克斯。半小的

里,附洗充淋浴,做发者精新的味道,穿省酸烂的

衣,给我脸想上米了一个遇通的器吻,我试箱在记绝,

后,我妈来到房间门外,说:“我真为你新做,联购。

在想着她。

我姆去睡缆了。 万额俱夜。服略中,什么地方假染阳的的学的。

音,我闭上眼,朱丽叶 ,經克斯路聯地明我走米。她的睡于打在大

上,鲜血从她眼里流出……

我生起来,心胜狂跳。接着,我下了乐,摄碧愚校到我的乐而0房

外衣。

今天早展,我曾经发哲,不会有任何事能够让我再回到肯特的展

对,但是,现在我准备过去。我蹶手暖脚地下了楼,在黑暗中贴省定

廊的墙面摸出去,从洗衣间架子上摸出我妈的钥题,虽然她今天#

常大度,但我可不愿让她知道自己 白天没去上学,晚上却要参加什么

派对。

我试着告诉自己,朱丽叶•赛克斯不是我的真正问题,但我无法不

去想象如果今天是她死去的日子,该是多么可怕-

- 她不得不一次又一

次地活在今天。我想起很多人一

-特别是朱丽叶

他们应该在比今天

更好的日子死去。

前门和后门的饺链声音都很大,听起来跟闹钟差不多(有时我认为

父母是故意这么做的)。我在厨房里小心地把一些橄榄油倒在一张纸巾

•科学实验什么的。

,我迅速地说,又补充道,“她会知道我在说

去内。

•好吧。“玛利亚商兴地朝我笑笑。我谁备高开,但她叫道,

姆/。

很转回身,她捂箱嘴咯咯笑起米,好做不政相信自己有田最说出我

的名宇。

“我得明天才能告诉她,”她说,

“朱丽叶今晚出去。”朱丽叶今

說要去做告别演说。我可以勾画出那一菲:妈妈、爸爸和妹妹待在樓

下,朱丽叶设往常一样把白己锁在卧室里,大声放著音乐,一个人。按

_—奇迹中的奇迹—她走下楼,头发梳到后面,自信而镇定,宜布

她要去一个派对。他们一定非常高兴,非常骄做。他们孤独的小女孩在

高中快要结束的时候干得不错。

去肯特的派对。找到琳賽-

一找到我。被人推来揉去,被人泼

啤酒。

我胃里翻江倒海,似乎吃下的寿司不太好消化。如果他们有任何

办法•

“不过,我明天一定会告诉她。”玛利亚微笑道,一道车头灯的闪

光从黑暗中射过来。

玛利亚笑著对伊奇说:

“你叫什么名字?

“伊丽莎白,

〞伊奇自豪地说,接着又有点委脂

可是

都川我伊奇。

•我小的时候,大家都叫我玛丽。”玛利亚做个县脸。

在大家叫我玛利亚。

“码是

•哦不是很介意“伊省:这个名字。”伊奇败箱吸腰。似平明物。

了什么决定。

玛利亚抬头看看我。

〝你也有个小妹妹啊?”

突然,我不收石她,我无法去想将要发生的事情。我知道:款脂我

房子,枪响。

而且,接着………什么?她会不会是第一个走下楼梯看到修剧的人。

她姐姐死去的样子会不会抹掉她多年来储存的美好记忆,成为她政中吗

终定格的画面?

我恐慌起来,设想着如果换作我是朱丽叶,伊奇将会受到怎样的

伤害。

“好了,伊奇,让大家吃东西吧。”我的声音在颜抖,但我不觉得

谁会注意到。我拍拍伊奇的头,她跑回我们的餐桌。

女孩们饭复了自信,又开始笑起来,她们都敬畏地看着我,似平

无法相信我居然这么友好,好像我刚刚送了她们一份礼物,

应该恨我,如果知道我是什么样的人的话,她们会恨我的,

肯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