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冒险岛-反视网膜的艺术观

admin2021/12/5 14:02:31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反视网膜的艺术观

其实、艺术是香心顶美两,这个问题在杜尚的限里早已有了答家。在(杜

尚访谈果)中,社尚就具休闻述了自己的 〝反视网膜” 态度

社尚认为,长久以来,人们坚持以绘西为例的艺术是作用手视网膜的,而

"这是一个人人都犯的楼误。视网腹是瞬间的,在这之前、绘画有着其他的

功能:它可以星京教的,世学的,道德的。有时、我建着了机会采取反视网膜的态度,却只可惜并没有让绘画改变太多”

正是这种“反视网膜” 的艺术观念,使杜尚最后完全脱离绘画,转而向

观念艺术和装置艺术寻求出路。所以说,当《下楼梯的裸女》的想法在脑海

中一出现时,杜尚就知道,他与传统的自然主义的艺术完全断绝关系了。艺

木的创作不应该是只服务于眼睛的。从那之后,无论是《自行车轮》《泉》,还是《大玻璃》,它们的创作出发点就是反对快速而简单的视觉愉悦。这些东西既

不好看,也不透露艺术家的个人感情。社尚追求的并 非用视觉效果俘获你:仁

做的事情是服务于大脑的,提出一个或许根本没有人能解答的问题。

我不禁想到了英国评论家约翰。伯格「的《观看之道》中,关于艺术性别

展性的观点。由于种种历史原因,艺术家多半是男人,而购买艺术品的富人

也往往是男人,因此,最容易被人购买的艺术品基本上是唯美的风光和美雨

的女人。艺术作品似乎是以一种女性化的身份而被制造和观看的。女性不仅

在社会生活中成了一种被观看和被申查的对象(这种申查甚至来自女性自己

的目光),而且艺术品中的女性也无可辨驳地成为另一种男性目光的观看与

凝视的对象。

那女性艺术家通过自己的身体所创作的艺术作品,也会成为男性目光的

观察对象吗,

些然!要不然阿布拉莫维奇为什么要反复念叨:艺水必须美丽。艺术家

以领美丽。所以,如果全社会都可以放奔一切一现网腰。艺术,不苛求在生

活与艺术中寻找美和发现美,而是去鼓动善良、真诚、智慧等优

智慧等优点

性或许有一天能得到真正的自我解放。但我也知道,叫人们一下子全面放弃对“美丽”的要求,实在很难

面对当代艺术时,其实很多人表示〝看不懂”

就是觉得 “不好看”

。对

于艺术的定义,甚至还有不少人坚持,艺术的功能就是创造美和传播美。而

现在的抽家艺术和行为艺术,还有更多不能提供视网膜愉悦的艺术,只不过

一种对传统艺术的离经叛道。其中,对当代艺术投去蔑视甚至是仇视目光

的很多人却对中国传统艺术或西方传统艺术大为赞赏。他们沉迷于王希孟的

才气与天赋,歌领文艺复兴的工匠精神,佩服伦勃朗的技巧与光影,但就是

没法接受今天“不美丽”

的当代艺术。我觉得,他们并不缺乏对于美的理解

和体验,但是,他们过于坚持“美丽”

的霸权,狭隘地认为艺术家的创作必

须和“产生美、服务美、歌领美〞的任务牢牢鄉在一起,几辈子也不能脱离。

一百多年前,社尚就宣告了绘画时代的终结一

—艺术不只是绘画和雕

望,还可以是艺术家制造和借用的任何事物。而今天,艺术更是与科技相关,与

传插相关,与观看相关,变得愈加丰富多彩,充满创意,花样百出

这成为人们热爱和憎恨当代艺术的重要原因。有的人只看到了艺术用前

卫方式暴露出的黑暗情绪,而有的人在童话股的色彩和造型中选择谜避现

,然而,无论是阿布拉莫维奇在肚皮上用小刀割开的伤口,还是杰夫•昆2018年1月21日,法国的《解放报》刊登了一封公开信。法国一票文化

名人联名发表此信,公开抵制巴黎市政府即将在东京宫门前的广场上安置的雕

像。这尊巨大的永久性公共雕像来自昆斯的赠予。在2016年11月21日,巴黎

恐怖袭击(2015 年11月13日)一周年之际,昆斯将这件作品的设计方案赠子

了巴黎市政府,并将这件庞大的作品托付给一家德国的工厂制作完成。这件公

共艺术意在公园广场内建造一座雕像,倬念在巴黎恐怖袭击中死伤的民众

可是,包括前文化部长、艺术家、电影导演、博物馆工作人员、收藏家

和政治家在内的24 位法国知名人士,都公开表示了对昆斯赠予的这座巨型雕

里的嫌弃和反对。在信中,巴黎文化界人士公开指出:“昆斯的这件具有象

征性的作品是十分不怡当和不民主的。以及从建筑学、传承性、艺术创作

财政和技术角度来说都令人感到霞惊。”

可以说,这尊巨大的《都金香花束》雕理充满了昆斯的个人风格—一简单俗

气不假思素。路有些美术馆参观经历的人都看得出来,去掉手部形敏的都金香

花束已经多次出现在了以前的展烧和艺博会中。而这一次的纪念碑版本。只不过

在这一落俗气鲜艳的气球花下面加了一只巨大的、具家的手,试图完成艺术家问

巴黎人民

*献花”

的具体动作。这几年来,昆斯频频陷入作品的抄装风波,而这

一步地棋也似乎显示出他在造型创意上的彻底枯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