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文章

带吉尔克斯船长去冒险岛

admin2021/12/8 17:02:06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我努力把尼科尔斯船长告诉我的有关斯特里克兰的经历连贯起

来,在此我尽我所能,有条有理地将它们叙述出来。他们两人是在

那年的存生 一

晃荡了一个钟头,然后来到了维克托•热吕广场,那是水手们日常

聚樂的地方方栖身,白天能弄到口吃的疗饥,不过我真希望我能在此描绘出尼

科尔斯船长的生动讲述在我的想象中勾勒出的那一幅幅绚丽而又鲜

活的画面。他对于他们俩在一座海滨城市的底层生活中种种发现的

描述,足可以写成一本引人人胜的专书,他们不期而週的各色人等

也可供研究者找到足够的素材,轻而易举地编出一本江湖骗子和恐

棍流岷的完整词典,但我却必须满足于在这里写下的这为数寥寥的

儿段文字。我从中得到的印象是:那真是一种紧张、残酷而又粗野

当姿多彩而又生气勃勃的生活。我所熟悉的马賽

-那个兴高采烈、

阳光明娟,到处都是豪华舒适的旅馆和餐馆,里面全都挤满了有钱

人的马賽,相形之下就显得平淡无奇、素然三味了。我真嫉妒亲眼

见识过尼科尔斯船长所描绘的种种景象的那些人。

在夜间收容所的大门向他们关闭以后,斯特里克兰和尼科尔斯

船长就到暴徒比尔那里去谋求栖身之地。暴徒比尔是一家水手奇宿

处的老板,是个举头硬、块头大的黑白混血儿,为流落他乡、生计

无者的水手提供食物和栖身之处,直到他在船上给他们找到个差使

为止。他们在他那儿住了有一个月,同住的还有十个人,瑞典人

黑人和巴西人都有,一起睡在两个光秀秀的房间的地板上,那是暴

徒比尔特意分配给归他照管的这帮失业水手们住的,每天他们跟他

一起来到维克托•热吕广场,船长们如果需要人手的话都会到这儿

来找。他妥了个美国女人当老婆,又胖又邋遢,只有老天才知道她

是怎么才沦落到这般地步的,每天那些寄宿者也都轮流帮她料理家

务。斯特里克兰因为给暴徒比尔画了幅肖像,被免除了这项义务,

在尼科尔斯船长看来这算是捡了桩大便官。他又见到了斯特里克兰,他正第在一座雕像的台座上

打瞌睡。他给了他一脚,把他踢醒。

“来跟我吃早饭去,哥们儿。”他说。

“见你的鬼去。”斯特里克兰回答道。

我一听就认出 了 我那位朋友的口头神,于是我谁各将尼科尔斯

船长当作一位可以信赖的见证人了。

一个子儿也没啦?”

• 船长道。

“去你娘的。”斯特里克兰回答。

“跟我来。我给你弄顿早饭吃。

稍作犹豫之后,斯特里克兰从地上爬起身来,他们俩就一起去

了苑舍西包处。,在那里没饭吃的人可以领到一块面包,他们必须当

场就吃完,因为这面包是禁止带走的;然后又去了施汤处②,那里

周里面,每天十一点和四点都能领到一碗稀薄的咸汤。这两处建筑

相隔甚远,所以也只有真饿得不行的才会去领他们的救济。他们就

这么吃上了早饭,查尔斯•斯特里克兰和尼科尔斯船长也就这么开

始了他们之间那古怪的交情。

他们想必就这么相依为命地在马赛过了四个月左右。这一段生

匯并没有什么奇過和历险,如果奇遇和历险的意思是意外或刺激的

0◎ 原交为法语冬末时节,我最后一次在巴黎见过斯特里克兰之后认识的。

这中间的那几个月他是怎么度过的,我一无所知,不过他的日子-

定过得非常艰难,因为尼科尔斯船长是在夜问收容所①第一次见到他

的。马赛当时正在举行一场罢工,斯特里克兰真是到了山穷水尽的

地步,显然就连勉强维持生计的那点小钱都赚不到了。

夜间收容所是幢巨大的石头建筑,乞丐和流浪汉只要证件齐全

并能让主管的托钵修会修士们相信他们是劳工阶层,就能得到一个

铺位住上一个礼拜。尼科尔斯船长之所以在等待开门的那群人当中

注意到斯特里克兰,是因为他的大块头和他那非同一般的相貌;他

们无精打采地等着,有的走来走去,有的靠墙站立,其余的坐在马

路牙子上,脚就伸进排水沟里,等到他们鱼贯进人办公室的时候,

他听到检查证件的那个修士跟斯特里克兰讲的是英语,不过他并没

有机会跟他说话,因为他一走进公共休息室,就有一个修士怀抱一

本巨大的《圣经》登上房间尽头的布道台,开始布起道来,这是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