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生死时速的冒险岛领悟

admin2021/12/13 15:19:20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2004 年4月 29 日深夜,《无法终结的故事》终于完稿。这是我在中央电视台

《今日说法》栏目做记者时的一篇采访手记,缘起于3月22日、23 日连续两集播

出的调查型专题片《终结无间道》。该专题片播出后在全国观众中 起强烈反响。

路况很好,四车道,当时车锈非第少。我游开换道,雪铁龙又开到我前面,我再换道,

雪铁龙又开到我前面降速,我再换道

就这样,换道将近20 次时一然是利的路上,涉紧4800 多克海治因,他认为死刑在等看他,人不行花,他

想说出自己的心里话:因蛋大立功表现,被宣判为死刑级期执行,这是他没想到的,

宣判后的第一时间,意外的起死回生,他再次向我说出了心里话。

对于社会,缉毒英雄论为大毒宋,我将他的心理变化轨达清8地星现在节目中,

引起了中国路哭的高度关注。节目播出后,篮察心理危机千预机制开始建立。

对于我,这段采访中发生的故事,成为我生命中最重要的一段记记,深度旅趣

了我的内心,激发了我深度探寻心理变化机制的欲求。然而,这仅仅是萌动,真正

让我放下一切去追寻心理秘密的动因,是此后发生的两次生死之间的经历。

在对路突乙的采访中,为了抢时间赶进度,连续5 天,从北京到武汉,从武汉

到费阳,从费阳走山路到)六盘水,从六盛水再返回费阳回到北京,纵横 5000 多公里

的路程,

一段又一段的深度采访,我己经疲意不堪。

就在我开年前往最后一段采访的路上,躲闪前车的一领间,车子横向漂移,擴

到了电线杆上才停下来。恍忽间我听到了急促的路报声,睁开眼睛看到前挡风玻璃

全碎了,车内黄烟弥漫,一股刺鼻的味道警醒了我。

“不好,要烧炸,快跑!〞我大声呼喊3位同去采访的同事,拉开车门向外跑。

跑出 20 米,突然发现摄後机还在车里,我飞快往回跑,从硝烟弥漫的车里一把拎出

摄傢机。大约过了 10 分钟,发现车子并未爆炸,只是车头已将电线杆撞弯,完全变

形,算是有惊无险。处理完事故后,我们打上车,继续采访。

当晚 12点回到家,我还没来得及处理自己的心理应激,便又接到了第二天参

加政法系统一年一度领奖盛会的工作任务。1000 多平方米的演播室里,坐满了身着

各种制服的政法战线千警,在各工种密切协调、处于高度应激状态的6小时工作中,

我忘却了身体和心理的各种痛,车祸事件也被冲淡了。

真正推着我向前探寻心理秘密的机缘,是在高速路上遭遇车祸。

2004 年4月 30日凌晨,我将《无法终结的故事》采访手记发送到栏目组邮箱,

踏实地睡去。当朝霞满天的时候,我开车上路了。从北京回沈阳,这是我第一次开

车上高速。稳稳开到山海关休息站,感觉有些困倦,开窗小憩。正当我准备再次出

发的时候,一辆时電的迷彩雪铁龙开了过来,车上是几位戴着墨镜的大男孩,头伸

出车窗向我吹口哨。我没有理会,喝了口咖啡,开车上了高速。

不一会儿,那辆雪铁龙追了上来,开到我车前面就减速,压车行驶。京沈高速,我决心超过它。可是我提速它就提速,然后再降速

压制着……價特了 30 多分钟,我的好牌气,我的自我提醒,我上次车祸的教训,就

在一瞬间全被偾怨淹没了,我拼命踩下油门,向前冲去,双车开始了。

愤怨中极车的快感产生了,我好你听到自己笑出声来,在一次又一次超越中,

体验开足马力、速度与激博的掀狂!忽然,我感觉车子好你飘了起来,这蹶间的感

觉和上次事故发生漂移前雷同,我的注意力迅速从汉车集中到了防止危险的发生。

我握紧方向盘,赶紧降速,就在这时,眼前出现了一个缓坡,领间抵达。向前看,

我毛骨悚然,前方大约200 米,四车道上居然并排行驶着4 辆卡车,只有应急车道

有空间,我一边踩刹车降速,

一边向应急车道井道。

淚间,4排卡车,远景一全聚。我屏住呼吸,奋力踩刹车,握稳方向盛,车速太快

中景一近景一特写—pena !

我感觉自己的身体一下子轻了,灵魂好像从头顶飞了出去,双取荡荡。兰我睁

开眼睛时,看见自己趴在方向盛上,卡车的挡板和碎挡风玻璃贴在了一起,叉听到

子熱悉的警报声,闻到了熟悉的硝烟味。我动了一下腿,没有疼痛感,又动了一下

肩膀,也没有疼痛感,从倒后镜看了一下自己,脸也完好无损,感觉自己格外冷静。

这时才听到敲车肉声,我松开安全带下了年,原来是货车司机,他的脸都白了。

货车司机:

“你,你没事吧?”

我:“没事,赶紧报警处理吧。

货车司机:“那个人呢?

我:“哪个人?”

货车司机:“副驾驶上那个。他指着副驾驶位置上的黑影。

隔着贴着保护膜的窗户,副驾驶上确实有个黑影,也吓了我一跳,撞车还能撞

出自己的影子?我打开车门,才松了口气。原来,是我之前准备的一编织袋要捐出

去的衣服,放在后座上,在撞车的瞬间,编织袋从后座上飞到了副驾驶的位置,砸

开了到驾驶座位前的气囊,隔着玻璃看就好像有个人趴在那里。

电话响了,是妈妈打来的,问我开到哪了,她说这会儿感觉有点闹心,让我开这两期节目的主人公z(化名),是一名战功显精的警察,战斗在从番品王国金

三角通往内陆的必经之路上。10 多年的登察生涯,他 200 多次潜入贩毒团伙内部卧

底,破案300多起,普经5次获得国家级的嘉奖,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先进工作者称号。

毒贩恨透了他,悬赏 100 万元买他的人头,他没动摇;几次缉番行动,枪战中

险些丧命,他没动摇;在他家楼道里安装炸药,全家险些丧命,他也没动摇。

10 年里,长期从事高度危险与极度紧张的工作,他感觉精神压力越来越大,还

患上了糖尿病和肾结石。他注意到自己的情绪经常失控,多次主动要求调离岗位

却没有被批准。当时,中国人昔這对情绪障碍没有概念。

有一天,他去看望父母,发现屋子里有刺鼻的煤烟味,想把屋子里的煤炉撤掉,

父母说等火熄灭了再撤吧。这时,他突然接到景急任务,连忙赶往现场。第二天一早

父亲在煤气中委中死亡,这让他内心充满了内疚的情绪,他认为是自己的疏忽导致

了父亲的去世。强烈的内疚情绪在他的心里蒙上了挥之不去的阴影。

安葬父亲的那一天,族仪馆同时进行着两场葬礼:

一位县领导父亲的葬礼,人

山人海;自己父亲的葬礼,冷冷清清。他认为如此地位悬殊、人情冷暖的现实,使

得他再次遭受了一次严重的应激性心理打击。一念之间,黑白翻转,此后不到3个

月的时间里,他竟沦为了自己曾最信恨的毒贩。

对他的采访,在时间卡位上,我抓住了命运赋予我的两个最佳时机:从看守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