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新闻

冒险岛的有趣研究

admin2021/12/13 15:35:52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序言

现的影响。然而。本书中心思想的形成还要追湖到1969年那个幸运的日子。当时我

在耶路撒冷希伯来大学的心理学系教书。那天有个研讨会,我请我的一位同事阿葵

斯•特天斯基 (Amos 到这一点。关于实验要收集多少观琴数据的问题,他们给一个假定的毕业生的建议

也很糟糕。如此看来。即使是统计学家,也算不上是出色的直觉型统计者。

在撰写这些发现时,阿费斯和我都觉得我们在一起工作是件很享愛的事。阿奠新

总是很风趣,有他在的时候,我也交得幽默了。所以我们总会在轻松偷快的气系中

度过几个小时连续不间断的这个理论,下面便是一例。

左你思考下文中的问题时。请记佳史落夫是从一个有代表性的样杰库中技防机抓

选出来的

东居如北指迅这个我子:一文落夫非窗晒肤,少亡基话,银乐于助人,却对

他人我者这个現共世界溪有共起。他进然布礼,做学井井有条。中規中短。关

注物节。。诺问史落夫史可能从事哪种职业,国书管理饭还是农民。

很显然,史落夫的个性和贵型的图书管理员有着惊人的相似。但这些与职业密

切相关的统计学因奏却很少有人关注,你们是否注意到,在美国:农民与四书管理

用的比创超过20:1。由手农民数量要多得多。所以聚些,遠裁有礼,做事井井有条。

的人也常第只能成为坐在拖拉机上的农民,而不可能是坐在图书馆咨询台后的管理

员。但是,我们发现实验对爱往往忽路这些相头的统计效据。而仅仅依發于相收度

来作出判断。手是,我们提出如下观点:人们把相仪度当成一种简单的启发手段(简

单地说就是经验法则)来作艰难的判断。对这种启发性手段的依教必然会遠成其预

测带有成见(系统性失误)。

还有一次,阿莫斯和我想知道我们这所大学的教授们的商婚幸是多少。我们注應

到这个问题立即勾起了我们脑海中的记忆。我们俩不由想起自己知道或听说的那些

商了婚的教授。手是我们就凭着脑海中这些事例对这个离婚幸问题作出判断。我们

把这种依靠记忆作出判断的方法毯为可得性法则。在一项研究中,我们让调查对象

回答一个简单的问题,这个问题与指定的一篇英语课文中的单词相关,

清恩考宇母K。

清问宇艺K是史多地出現在单河的首宇母位五上还是第三个守#位置上?

玩拼宇游戏的人都知道,想起以某个字母开头的单词要比想起它在第三个宇母

位置上的单词容易得多。字母表中任何一个字母都适 用于此法则。因此我们料到,

尽管有些字母(比如K.L.N.R. V) 出现在第三个字母位置上的频率更商,但是

设调查对象的回谷肯定会夸大所有字母出现在单词首字母位置上的领率。这种情形

再一次表明。对经验法则的依镇必然会导致人们判断时的成见。例如。我曾一度认

×vl工作时光。工作中的乐趣使我们交得格外有耐心。人在

放松愜慈的情况下,更容易取得完美的结果,也许最重要的是,我们把批评的态度

都拋在门外了吧。我和阿英斯都足爱挑别.好辦论的人。他甚至比我更热,但在我

们合作的这些年里,我们从没有不假思紫地否定对方。事实上,我发现我们在合作时。

阿英斯总能更清楚地吞出我模糊的观点中要表达的意思。我们两人中。阿奠斯的逻辑

思考能力更强。他的意见总是有据可依。言之凿凿,令人信服。我则凭直觉走.深

受心理学的影响,我的很多观点也都是从心理学中得来的。我们俩有很多相似之处。

因此很容易理解对方:我们也有很多不同的地方。这些差异常常令对方吃惊。我们

重新安排各自的日程,这样就有很多工作日可以在一起工作。工作之余,我们常会

一起散步。此后的14年里。共同合作就成了我们生活的中心,对我们两人而言。那

些年里所作的研究是我们一生中最精彩的篇章。

我们很快便形成了固定的工作模式。并且一直多年保持这一模式。我们的研究

采用的是对话形式,对话中的问题是我们自拟的,那些凭直觉做出的答案也是经过

我们两人共同检验过的。研究中的每个问题都是一个小实验,仅一天中就会做很多

实验。我们并没有刻意寻求自己提出的那些统计问题的正确答案,只是想确认和分

析直觉的回答——大脑中最先出现的。即使知道是错的我们也愿意拿来分析的回答

当时,我们认为其他人也会有我们两个人都有的直觉,事实也正是这样。如此说来

直觉对判断的影响便显而易见了。

我们曾经很高兴地发现。我们俩对几个认识的孩子的未来职业的预想竟如出一

辙。我们确信那个3发大却善辨的孩子将来会做律师,那个有点呆板的孩子可能成为

教授,那个体谅他人.循循善诱的孩子可以做个心理咨询师。当然,这些预测都是

荒遪的,不过却很有意思,我们都清楚一点,那就是我们对这些孩子的直觉,来自

他们自身的特点与特定职业特点的相似度。这种有趣的做法使我们当时就在脑海中

创立了一种理论。即预测 角色的相似度。此后我们做了许多实验来验证和详细闸述Tversky) 在会上发言。他当时被祝为决策研究领域的一颗新星

不过我觉得在其涉足的任何领城中,他都是耀眼的新星,因此我知道我们那天一定

会交谈甚欢。很多认识阿英斯的人都认为,在自己所见过的人中他是最號明的。他

才华横溢,十分健谈。魅力非凡。他有着超强的记忆力。记得很多有趣的笑话。他

还拥有一种超常的能力,那就是利用记住的那些笑话闻明自己的观点。有网葵斯在

你永远也不会感到沉河。那时。他32岁。我35岁

那天。阿莫斯给同学们讲了密歌根大学正在研究的一个项目。这个项目试图回答

这样一个问题,即人是否是优秀的直觉型统计者。我们都知道人是优秀的童览型文

法家:4岁的孩子蛋然对世界上存在语法这件事完全没有概念,但她在说活时会努力

道循语法规则。人们对统计的基本原則是否也有这种童览感叉呢?阿英斯指出,研

究得出的结论是附条件的肯定(肯定。但是附有一定条件)。我们在研讨会上进行了

激烈的讨论,最终认为较为稳妥的结论应当是附条件的否定 (否定,但是附有一定

条件),

阿奠斯和我很喜欢这种交流活动,我们认为直觉型统计者是个很有意思的活题,

要是一起探类的话会很有意思。那个周五,我们在里发餐馆吃午餐,那里是波西米

亚人和耶路撒冷的教授们最中意的去处。我们两人打算对一些经验丰富的研究人员

的统计直觉进行一番研究。在此前那场研讨会上我们曾得出结论:人的直觉是有缺

陷的。虽然这些年来一直在教书,在运用统计学原理,但我们也没能培养出一种童觉

无法利用这种直觉感知从小样本中观察到的统计结果的可靠性。我们的主观判断是

存在成见的:我们特别容易相信在没有足够证据的基础上得出的研究结果。而且研

究中对观察样本的收集也不足,我们两人此番研究的目的,就是要看看其他研究人

员是否也和我们一样有着同样的苦恼。

我们准备了一项调查,其中包括一些研究中出现的实际统计问题。网薁斯收集了

教学心理学协会与会的专家小组的回复,包括曾出版两本统计学教科书的几位作者

的问卷.不出所料,我们发现那些专家同行也跟我们一样,总是夸大其词,他们汃

为一个实验的原创性结果可以被成功复制的概率很大,即使用一个小样本也可以做

X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