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冒险岛求职面试

admin2021/12/15 14:49:00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这一层有四十个房间,”乌尔曼说,

“其中有三十个双人房,十个

单人房。在一楼,这两种房间各有三十个。每一层楼面另外还有三个被服

间。二楼的平衡。那枚别针上只有两个小金字:职员。

“托兰折先生,我眼你打开天的说茫话吧,與你伯特。肖克装是好

宾馆的一个很有权势的大股东。本季度我们终于赠了钱,这是这家安街子

张以米第一次赚钱。肖克菜先生是罪事会的成员,不过他对安馆业务-号

不通。他本人对此也直言不讳。不过,对于这份看手工作,他已经明是強

表了态。他希望我应佣你。我会照办的。假如我在这件承上能够自作注兴

的话,那么我就不会要你吗。”彩

•。本季度我们终于嫌了战,这光。

座宾馆又儿易其主。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战结束,它还一直空在那里。这

生是雄事会的成员,不过他对笑旗

时,

一个名叫花勒斯。德文待的人把它买了下来,并把它装修一新。这家

不过,对于这份看守工作,它已我

伏是个腰缠万贺的发明家、飞行员、电影制片商和企业家。

“我听说过这个名字,”杰克说。

照办的。假如我在这作第上发的

“是啊。他经手的任何东西似乎都变成了黄金……唯有这家好望宾馆

例外。当战后的第一位顾客跨进这座宾馆的大门时,他己在这儿投资了-

百万美元。他把一座破破党烂的1日建筑装修成了一个引人注目的所在。德

一起,汗涔涔地扭动者。这个贸有

文特还在这儿新建了一个短柄槌球场。我看你一到这儿就对它很感

闲事…

兴趣。

喜欢我。这,我不在要。你对然

短柄槌球?

乍井不合适。从5月15日到3月

“托兰斯先生,这种球是我们现在玩的槌球的英国祖宗。槌球是它的

名全日制职工。可以说,宾紫然多

变种。德文特按照图文说明,从他的私人秘书那儿学会了这种游戏,并且

真心实意地迷上了它。这个场子可算是全美国最好的一个短柄槌球

司有许多人会喜欢我。我貓想,教

场了。

天,他们对我性格的判断井没糕:;

“我并不怀疑这一点,”杰克庄重地说。一个短柄相球场,一排修剪

,不能不刁钻点儿。”

成动物状的树篇,还有什么新花样?在器材棚后面玩真人一般大小的威格

,杰克只是嘻开踏,露出公关人

利大权•游戏吗?他对斯图尔特•乌尔受先生的讲话己经厌倦了。可他看

得出乌尔曼还没有说够。他还要说,直到说完最后一句话。

"德文特白白损失了三百万美元,然后把宾馆卖给了加利福尼亚州的

至1909年。离它最近的小城题产

一伏投资人。可他们在好望宾馆的运气也不好。因为他们也不是经营宾馆

这儿的公路从 10月下旬或11月

的行家呀。

一个名叫罗伯特 •汤列•输价

41970年,肖克菜先生和他的一些伙伴买下这座宾馆,并把经营权交

一造了这座宾馆。范德比你

给了我。我们也赔了好几年。不过,值得欣慰的是老板们对我的信任从来

这儿住过。还有四位总统管在

没有动招过。去年,我们还破产了。今年,好望宾馆将近七十年来第一次

习斯福和尼克松。

有了赢利。

杰克觉得这个琐碎噜苏的小男人骄做得也有道理。尔后,他原先对这

荣,

〞杰克哺喃道。

事后,华森发现自己钱花得

①美国作家H R Garis 写的儿堂洪物中的一个主人公

1000

100年汁

杰克放在膝上的双手紧抓在一起,汗涔涔地扭动者。这个好管闲事出

小發货!好管闲事的小發货!好管肉事…

托兰斯先生,我知道你不大喜欢我。这,我不在乎。你对我的情想

绝不会彩响我的自信:你干这个工作并不合适。从5月15日到9月30日

这段时间里,好望宾馆定佣了一百十名全日制职工。可以说,宾馆的每个

房间都有一人负责。我不认为他们中间有许多人会喜欢我。我猜想,有些

人还会觉得我有点儿刁钻古怪呢。其实,他们对我性格的判断并没错。我

不得不采取适当的方式来管理这座宾馆,不能不刁钻点儿。

他瞧着杰克,似乎在等待他的评论。杰克只是嘻开嘴,露出公关人员

的笑容,硕大的牙齿包含轻蔑之意。

鸟尔受说:“好望宾馆建于 1907 年至1909 年。离它最近的小城是萨

德温特,沿公路朝东去约有四十英里路。这儿的公路从 10月下旬或 11月

份起便封闭了,直到第二年4 月份才通车。一个名叫罗伯特 •汤列 •华森

的男人一—他是我们现在那个维修工的祖父一

—造了这座宾馆。范德比尔

特、洛克菲勒、阿斯待斯和杜邦家族都曾在这儿住过。还有四位总统曾在

总统套房里下楊。他们是:威尔逊、哈定、罗斯福和尼克松。

"哈定和尼克松

一我倒并不怎么引以为荣,

”杰克喃哺道。

鸟尔受皱皱眉头,满不在乎地继续道:“事后,华森发现自己钱花得

太多了,于是在1915 年卖掉了这座宾馆。1922年、1929年、1936年,这东端和一楼的西端各有一个贮效室。还有什么问题吗?”

杰克招招头。乌尔曼把二楼和一楼的平面图哗啦一声擦开了。

“现在咱们来看底层。这儿居中放着登记台,台后面是办公室。这个

门厅,从台两边量过去各有八十英尺宽。门厅西侧是好望宾馆的餐厅和科

罗拉多休息厅。宴会厅和舞厅都在东侧。还有什么问题吗?”

“只剩下地下室还不消楚,”杰克说,“对于一个宾馆的冬季看守者

来说,这是整幢房子最要紧的一层。可以说是最吃重的地方了。

“瓦特森会带你去参观的。地下室的平面图在锅炉房的墙上。

〞他双

眉紧锁仿佛在告诉对方,作为一个经理,他可不愿意亲自过问好望宾馆里

诸如锅炉和管道设备之类的琐事。

“在那儿也放一些捕凰夹倒不是个坏主

意。等一等•

他从外套的里袋里摸出一本拍纸簿,在上面飞快地写了一张便条(拍

纸簿的每一页上都印着粗大的黑体手迹:“斯图尔特 •乌尔曼专用

笺”),然后撕下这张纸,把它丢进外发的文件筐里。这张便笺躺在那儿

显得很孤单。那本拍纸簿像戏法变完了似的又回到了乌尔受的外套口袋

里。嗨,伙计,看清楚了 吧?瞧,这会儿又不见啦!这家伙可真有两下

子呀!

他们又回到了自己原先的位置上,乌尔曼坐在写字台后面,杰克坐在

写字台前边。

一个是招聘者,一个是应聘者。一个是求职者,

一个则是勉

为其难的经理。鸟尔曼把自己那双白净的小手交叉着按在那个吸靈器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