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格雷迪冒险岛事件

admin2021/12/15 14:49:46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个男人的反忠你一阵浪涛似的又涌了过来。

他说:

“鸟尔曼先生,在好型家馆众所阔知的丰當当形的历史和版山后瓦特森先生会给你吞的,它还附有一份正确的频率表,供你需要求救时

发报。从这儿到萨德温特的电话线是架在地上的。这些电话线几乎每年冬

天都有好几处被风刮倒,在地上一躺就是三星期到一个半月。器材棚里倒

有一辆服带式雪地汽车。步。不过,他又在心里狱默地向温迪许诺一定要保持头脑冷静,

•我猜想你在这件事情上犯了个错误。他伤書她们了吗?

“托兰斯先生,他添了她们,然后自杀了。他用爷头政死啊个小好

娘,用枪打死E自己的变子,然后用同样的方法结哭了自己。他的题已終考

了。不用说,是他喝醉后从楼梯上摔下来跌断的。

鸟尔受推开双手,自以为是地瞧着杰克。

“这个人读完中学了吗?”

“说真的,他没有读完,”乌尔曼有些不自然地说,

“我原以为,咱

们是不是可以这么说,

-个人头脑越简单对于严路的天气和孤寂的恐妥成

越麻木

“你错了,

〞杰克说,

-个委货更容易得幽闭症,正你一个套货更

容易为了打牌而枪系一个人,或由于一时冲动去抢劫一样。他会觉得百元

聊赖。下雪后,除了看看电视、玩玩单人纸牌游戏之外便无事可做了。玩

纸牌傘不到全部王牌时,他便作弊。这种人除了训老婆、骂孩子、酗酒之

外,简直无所用心。因为两耳一无所闻,所以很难人眠。手是他俱喝得烂

醉,唇然睡去,超来时还带着一些宿路。他变得乖张暴庆。也许电话不通

了,电祝天线被风刮倒了。于是一天到晚除了记思默想,拿单人纸牌自敥

牧人以外,便没别的东情可做了。手是,脾气也变得越来越暴躁。最

后……•耳朵边听见的只有呼啦,呼啦,呼啦的声响了。

"那么像你这样一个比较有知识的人在这儿会怎样呢?

“我的老婆和我都喜欢读书。我还有一个剧本要写,这些奥尔 • 肖克

菜也许已经告诉你了。丹尼有自己的智力玩具、彩色图画书,以及他的矿

石收音机。我打算教会他用读,我还想教他穿着雪地鞋行走。温迪也想学

习怎样穿着雪地鞋走路。哦,是的,我想,即使电祝一直出故障我们也会

生活得很充实,绝不会自寻烦恼。”他停顿了一下,又道,“肖克莱对你说

我己经不喝酒了——他没说说。我曾经喜欢喝酒,而且酒癒很大。可最近

十四个月来,我连一杯啤酒都没喝过。我不打算把任何含酒精的饮料带到

这儿来。下雪后,就不会再有上哪儿去买酒的机会了

那么这地方实际上并没有与外界隔绝。

鸟尔曼先生看上去似乎很痛苦。“托兰斯先生,假如你的儿子或太太

从楼梯上跌下来摔破了脑袋,那么你以为这个地方与世隔绝吗?”

杰克看出问题来了。一辆股带式雪地汽车以最快的速度把你送到萨德

温特去需要一个半小时•…也许是这样。从公园救护中心起飞的直升飞机

需要三个小时才能飞到这儿⋯这还是处在最顾利的情况下。风雪交加

时,直升飞机根本无法起飞,服带式雪地汽车也不可能高速行驶,所以即

使你敢把亚伤员带到零下二十五度的室外去也不行。在砭人肌骨的风曰

下,室外温度甚至可达到零下四十五度。

“格雷迪这件事,”乌尔受说,“我考志得很多,就像肖克菜先生处理

你这件事一样。孤独常常会坏事。最好还是让人把家属一起带来。我想,即

使出丁什么问题,情况也会大不一样。总不至于像持破脑袋、出电器事故或

发生惊张那么刻不容级吧。也许会染上严重的流行性感冒、肺炎或摔断胳

膊,甚至惠南尾炎,即使发生这些情况也还是有充足的时间抢救的。

“我怀疑那次事故是格雷迪喝了太多的康价威士忌的结果,他们给格

雷迪提供威士忌太镇慨了,这一点我当时不知道。结果出现了一种奇怪的

毛病,过去人们管这叫幽闭症。你听说过这个词吗?”乌尔曼露出一丝居

高临下的微笑,准备杰克一承认自己的无知便解不一番。不料杰克洋洋得

意地回答得既快叉千脆:

这是幽闭忍惧症的俗称,当人们被长期关闭在一起时就容易出这种

毛病。幽闭恐镇症表面看来是厌恶跟他关闭在一起的人。病情严重的还可

能出现幻觉和暴力行为-

—基至为了一些诸如饭烧焦了或谁该洗碗之类的

小事而行凶茶人。”

鸟尔曼看来有点困惑了。这对杰克非常有利。他决定再朝前通紧

为我不适宜下这个工作之间,我吞不出有什么必然的联系。”,7

•好望宾馆亏术如此严重的一一个原因在于每年冬天生意消谈。托兰有

先生,那种使利海大叉路响的局面简直叫人难以相信。这儿的冬天非格R

酷。为了解快这个问题,我冬天待地安排了一个专职的香守人,照祈牌

炉,依次给宾馆的各部分输送暖气,出现漏洞时赶紧修补,所以风爾冰雪

始终得不到肆燃的机会。我们对任何恋外事故都保持高度的警惕心。在这

儿的第—-个冬天,我定了一家人,而不是一个人住在宾馆里。然而,后*

出现了一个悲剧,

一个可怕的悲剧。

乌尔受用冷峻伟慎的眼光打量着杰克。

〝我犯了个错误。我坦率地承认这一点。那家伙是个醉鬼。”

杰克觉得一个火热的徽笑在自己脸上懓懓荡谈开米

-这是一种与公

关式的露齿一笑完全不同的笑容。

“是这样么?我很奇怪肖克菜居然没有

告诉你。我已经戒酒了。

“〝不错。肖克菜先生告诉我,你已经不再喝酒了。他还向我介绍了你

以前的工作……也就是你在这之前的职业,可以这么说吗?你曾在佛蒙待

的一所顶备学校里教英文。结果你发了脾气。我觉得自己不需要知道得比

女更详细了。可我相信格雷迪事件有一定的意义,那便是为什么我会谈起

•…呃,过去经历的原因。1970年到1971年的那个冬天,我们重新布

广好望宾馆。可第一个季度之前,我雇了那个……那个不幸的家伙,他

叫戴尔伯特•格雷迪。他搬进了你和你太太.儿子将要居住的那个套房。

他有一个婆子,两个女儿。我还没有完全交待清楚,就是那年冬天气候非

常恐劣,格雷迪一家将与外部世界隔绝五到六个月。

〝不过,事实并非如此,是吗?这儿有电话,也许还有一部无线电。

落基山国家公园又在直升机可抵达的范国内,在这么一大块地方肯定会有

一两架直升飞机的。

“这我倒不清楚,

〞乌尔曼说,

〝宾馆的确有一架收发两用电台,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