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楼上的冒险岛恒温器

admin2021/12/15 14:52:41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房間冷得就俊有一个性冷谈的女人干那我日还要加冰块一样。给西很没的

温时你应该让压力升到八十。无论如何该这样。

"那么楼上的恒温器呢

报局分听电话⋯…看看尼克松的下场。这不足一种乡人饶惜的局面吗?

^很加伤能定时下米怡查一下压力的话,你就他商枕无优。记住找需

要转动那些能钮。排个房间的空准都得高于四十五,除非这个冬天天“特

别晚和。至于你自己房间话有书卷气,我很欣谈这一点。只要你不足个同性恋者就行。许多大学生

都選同性心者。你知道几年前是谁蚊动那些大学生發乱的吗?戴是那地用

性态者呀。他们都急于要摆脱来姆,沖出他们所调的小天地。上帝明,我

真不知道这个世道究竟会怎样。

•“现在,假如管子结冰的话,它极可能就在这个通道里结冰。记住,

千万别加热。事情发生了,就用这个东西。”他伸手从一只破橘篮里絫出

一把小型的气焊枪。

“你我到结冰的地方后,就解开绝热层,烘热这个部位。明白

TILLY

“〝明白了。可是很如设备中心外的管子结冰了怎么办呢?

•只要你做好本职工作,使这地方保持一定的温度,这种储况是不会

发生的。你无论如何不要去碰别的管道。你不必为此烦恼,不会有什么族

烦的。下面这地方真糟糕,都是蛛网,老是吓得我心惊肉號。

“乌尔曼说,在这儿过冬的第一个看守人杀死全家人后自添了。

“是啊,那家化叫格雷迪。他是个蹩脚演员。我一看见他,心里就閉

白了。他老是嘻开嘴笑,活像个流眠。他们一家之所以到这儿来,是因为

那个该死的胖子乌尔受,只要谁肯拿最低工资,就连波士顿的那个扼杀

者"都肯窟佣。后来还是国家公园的一个巡运员发现了他们,打电话报告

了有关方面。他们一家人全在西侧楼的三层楼上,冻得人都发硬了。两个

小姑娘最可怜,

一个八岁,一个只有六岁。她俩聪明伶俐,就像两粒瞭花

纽扣。哦,那景象可修了。那个鸟尔受,每逢淡季在佛罗里达州经梦一些

下等娱乐场所。他乘飞机到丹佛后,定了一辆马拉雪车,把他从萨德温待

送到这儿。因为道路都被封住了。

- 病马拉雪车,你信不信?他挖空心

思不让这件事见报,干得真漂充,我不得不承认这一点。《丹佛邮报》上

倒登了一条消息。当然喽,在那份尿布一样的小报上,他们把这件丑事發

到下面埃妍落斯帕克里去了。不过,也仅仅如此而己。真不错,顾全了这的道度嘛,可以照你的意园来調节。

•“这儿的管道怎么样?

-了,我正要讲到这个水儿。老,到拱门那边去。

他们走进一个似乎长达教英里的长方形房间。瓦特森把一很绳子

拉,一只七十五瓦的灯泡立到发出一片招拓先晃的算光,照死了那片他们

结立的地方。所价是电梯井的底部,制是油污的租统绳绕着那些直径二十

美尺的竹轮然和一架巨大的油感威的马达。地上到处都是报纸,有拥着

的,有扎着的,有装在众子里的。另外一些纸盒上标写着“格紫”

‘发

累"

收据”

—天鼎!这些单据纸质发貨,排味十足! 其中有些纸盒

已丝排我了,从金里摔出来的黄貨的两纸片儿行上去大概保存了总有二十

年光张吧,在克环觀者間街的一切,不线切佳了。好望宾馆的全部历史全

在这儿,都埋在这些龙纸念里了。

这电梯还能开直是活见兒!” 瓦特森边说,边用拇折找饮。

“我知

道乌尔多准是用美酒佳有塔住了州里银来的电梯检验员的呢,把修理工打

发走了。

9,这便是中央管道的核心,〞他们面的有五根大管子,锥根都包

麥卷绝热层,程着钢系。管子都在明彩处,向上延伸到看不见的地方。

瓦符森指了指电梯井坊边网街行的擱架,架上有不少油污的破布租

-个活页火子。“那儿有全部管道分布鬥,”他说。“我看,渗漏現象是

不会步生的-

他对不会

-不过,有时谈管子里会结冰。对付这种情况

的唯一办法是晚上开着龙头,让水一点点地流尚。不过,这籍该死的宾馆

里免行四百去个龙火。楼上那个同性花胖子见了水對单子准会哇啦哇啦-

路叫到丹徘去的。我说得对吗?

式精辟的分析。

地嗎着他,道,

“你说,你真是个大学生吗,附?你说- 杰克说。

瓦特森激动地招招脑袋,甩得一头莲发乱蹦乱跳了起来。

〝没接通,

这些玩意儿不过在那儿提摆样子婴了。那些加利福尼亚人非婴房里热行馆

种棕相树不可,否则就觉得不过城。所有的热量都足从这儿输送上去的

你瞧那个压力表,看见它在抖动吗?”

他用手拍了拍那只主刻度密。瓦待森自言自语说话时,刻废】上的指

针已从每立方英寸一百磅升到一百零二磅了。杰克觉得背上突X掠过-座

实额,他想:真他妈的见鬼! 接着,瓦特森转动压力轮,放掉一些锅炉里

的热气。

一阵很响的哳隊声之后,指针跌到九十一上了。瓦特猋拧察饭

门,嘶嘶声才勉强停住。

“它还在抖呢,

,瓦待森说。

“你若告诉那个乡下人—一乌尔受胖小

子吧,他便会拿出账簿,花上三个小时向你说明,1982 年之前他无论如向

买不起一个新锅妙。我告诉你,这艟房子总有一天要炸上天的,我巴不得

那个胖家伙去坐火箭。上帝啊,但感我能像我母亲那样慈悲。她只吞到每

个人的优点。我,我像海边卵石旁的鲜蛇那样阴毒。他妈的,人的本性真

是难移啊。

〝你别忘了白天要下来两次,夜里睡觉前下来一次。你得检查一下压

力。如果你忘了这件事,那么它就抖呀抖,等你全家醒来,他妈的,人已

经在月亮上啦。你放掉一些热气,就不会有什么麻烦了。

“它的极限是多少?”

“哦,规定是两百五十,可现在低于这个刻度好多就会爆炸的。你可

不能等到仪表上的指针升到一百八十才把我叫到它旁边来啊。

“没有自动关闭装置吗?”

“不,没有。这房子在这类东西出现之前就造好了。妍今联邦政府的

势力已经渗透到一切领城中去了,不是吗?联邦调查局开拆邮件,中央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