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冒险岛大宾馆的丑闻

admin2021/12/15 14:53:25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家宾馆的名声。我希垫记者能把这件事重新调查一下,只消把格雷迪扯进

这件事里去,作为重提这一丑阳的由头就行了。

•什么丑间?”

瓦特森介耸肩,说:

瓦特森耸了耸肩。的脸又紫又肿,’她说:“她还在嘲我笑呢。’于是,鸟尔曼限她两星期

二是他钱进他们米这八日联的人吃的,

- 次吞见他。第二天早愚,炮下湿的

極白了。鸟尔曼先生很机智地说、

内卷铺益滚蛋。自从 1910 年我相父开创这家宾馆到现在,我估计大约己有

四五十个人在这儿丧生。

到什么慈外配教。她镇只器以的

,的驾驶员。她一点也不相心。一个

他机警地幣了一眼杰克。

"你知道这些人中的绝大多数都是怎么死的吗?都是在跟相好的女人

頰鸾倒风时,心胜病发作或中风死的。这种旅浒胜地常接待那些孤注

长景,她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訊

排、拼了命玩的老家伙。他们来到这样的山区后仿佛自己又回到了二十岁

下午三点钟左右,她走进科万吃乡

似的。有时候,也会张扬出些事情来。这些场所的经营者并不个个都像乌

尔愛那么善于購住真相不让登报。于是,好望宾馆便出了名。没错儿,我

敢打赌,纽约市那家该死的比尔特摩宾馆也很有名气,你只要问对人的话

醉酒吞服了约三十粒安最奇。道

就知道了。

-第二天赶到了現场。他防老气,

“不会有鬼吧?”

B,我检查了一週,甚至我不身中

“托兰斯先生,我在这儿干了一来子。我小时候还没有你照片上的儿

这傻瓜。乌尔曼使他冷醇了下法,

子大时

一就是你给我看的那张快照-

—就在这儿玩了。我还从来没過见

过一个鬼呢。你跟我来,我让你看看那个器材棚。

他愿意看到自己的妻子板登在幾,

“好吧。

-个年轻得可以当她孙儿的不

当瓦待森伸手 关灯时,杰克说:“这下面准有许多文件。”

“哦,你说得对。这儿仿佛己经有一千年的历史了。满地都是报纸、

包商店后面发现了那萄保时焚

1旧发票和装货清单,天知道还有什么别的宝贝。当我们生老式木柴火炉

时,我父亲还能对付这些东西,可现在这种火炉己经没啦。有好几年我不

真相。然后,他们俩联合起失

得不叫一个小男孩把这些废纸拉到萨德温特去烧掉。只要乌尔曼肯承担费

力。要他把鉴定改成心驻病食

用就行了。我猜假如我大声抱怨 ‘老鼠’太多的话,他会点头的。

厂。我不嫉妒他。机会出现时。

“这儿有老鼠吗?”

次出现转机之时。

“有网,我猜这儿准有老国。我搞来一些鼠夹和鼠药。鸟尔受先生希

-眼,又把它放了回去。

望你把它们放在顶楼和这儿。托兰斯先生,你得好好看住你的儿子。你当

雇了一个名叫德洛丽丝。差

然希望他平平安安,不发生什么意外吗。

间时,吓得尖叫一声,酊了

“是啊,那还用说嘛。

,从瓦特森嘴里说出来的忠告并不刺耳。

本刀生问的公行田

他们回到楼梯上。当瓦特森再次擀身涕时,他们在那儿停了一会儿。

•大晚上干点饼左右他下校米,说他的“聚子幾相:4n

那我起说地设來这儿后的共他晚上一样又的得不谷人有下

總大给她弄点開病街米。是他給进他们裝这)l时探的小經深时机的

生而太。那是我们服后一次吞见他。第二天早恳,她下機东还想家。

可起那-路天她的险色整米超白了。乌尔曼先生很机智她问她。是不见

他去报酱,以的他在外面迎到什么燕外亚故。她你只描似的钢他睡我

道:不,不,不,他是个出色的驾驶员。她一点也不担心。

一切都十系

称。他会回米吃晚额的。那天下午三点钟左右,她走进科罗拉生休息后,

却没吃一点晚麗。大约十点半光果,她上楼回自己房间去了。那是她生的

的最后一次饼面。

出什么事丁呢?

•-县里来的验尸官说,她喝醉酒吞服了约三十粒安眼药。她的文

-位从纽约赶来的高级律师一

-第二天赶到了现场。他对老乌尔曼

大发街選。我要拉告这,我要控告那,我检查了一過,甚至找不到-斜

净内裤之类的话。可是乌尔曼真行,这俊瓜。乌尔受使他冷静了下米,也

许他这么问过那个有身份的人:难道他熙意看到自己的委子被登在紐约的

各家报纸上吗:纽约著名律师的麥子跟一个年轻得可以当她孙儿的小妆子

玩性游戏,吞服过最安跟药死于非命。

“路察在里品一家通育茗业的汉堡包商店后面发现了那辆保时捷新

车。乌尔受让那位律师知道了一些事情的真相。然后,他们俩联合起来对

那个县里来的验尸官老阿克 •我领施加压力。要他把监定改成心胜病发作

新亡。現在老阿克有一辆克菜斯勒车开开了。我不嫉妒他。机会出现时,

该紫紫把握住,尤其是在多年来生活首次出现钱机之时。

他掏出印花網手帕,携了把身子,瞅了一眼,又把它放了回去。

-后来怎样呢?大约一星期后,这个俊瓜庭了一个名叫德洛丽丝•维

克里的服务小姐。她去收拾那对男女住过的房间时,吓得尖叫一声,昏了

过去。她雕米时说,她看见一具女尸赤身裸体销在卫生间的浴缸里。‘她“任何一个大宾信都有丑阳,就像每一个大宾馆

都有鬼一样。为什么呢?嘿,人来人往,经常有人心胜箱发作,或因中风

之类的急病在客房里暴死。宾馆是个充满迷信色彩的地方。既没有第十三

层楼、十三号房间,也没在你进来的那身门背后装镜子,或诸如此类的东

西。哎,去年七月份我们这儿还死了一个女人呢。乌尔曼不得不处理这件

东,他会这么干的,这一点老无聚间。那便是他们每季度付给他两万两千

元的原因。尽管我讨厌那个小委货,他还是嫌那么多钱。当时好像正巧有

人辞职了,手是他们便定了乌尔受这样一个人来收拾烂雄子。現在要说说

• 那女人了,她总有六十岁了吧-像我这样的年纪!——她的头发染得像

妓女的停车灯那样红。由于没戴乳單,她的一对奶子一直垂到腹部的纽扣

处,一些粗纹路爬满了两条腿,看上去就像两张公路线路图。她的脖子和

手臂上套者钻石,耳朵上晃荡者耳验。那女人还带了一个小伙子,他大约

十七发出头点儿,头发一直拔到屁股,两腿分叉处像塞了卫生纸那样,显

得鼓鼓奏囊。他们在这儿住了一星期,或十天光景。每天晚上他们总是老

規矩,从五点到七点在下面科罗拉多休息厅里,女人吸新加坡斯林°,小

长子只吸一虚奥林匹亚啤酒消磨时间。那模样就後他们明天就要夜放逐似

的。女人还常常开玩笑,说些俏皮话呢。她每说一句,小伙子就像猿人似

的嘻开了嘴笑,仿佛那女人用绳家在扯他的两个豬角似的。没过几天,人

们便发觉他笑得越来越吃力了。天知道他在睡前这么灌黄汤心里究竟在想

些什么鬼主意。哦,他们还进去吃了晚餐,小伙千蹒蹒跳路,女人走得搔

招晃晃,醉得像一只黑鸭子。告诉你,那男的还拧了服务小姐一把。人家

不理他,他还涎者脸朝她们笑呢。嘿,我们甚至为他还能活多久打

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