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新闻

放冒险岛鱼苗

admin2021/12/16 15:07:21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到海民,直戲了当向他说了他对他的意见

海民正在做放鱼省前的最后工作。池塘里已经盈满了練的

水。他有点吃惊地看眷少安。

一直默不作声地听上都点职者,要扩大砖场,少说也还得另筹借,

不是耶个借一二百块钱还心惊胆战的孙少安了

-万以钱。这入

- 他手里

大宗的票子!他优默丁半天,说:

-这零优一笔大款项。万

•有个三长两

短,可就担当不起

少安又仔细说明了他的计划。而且表现出了十足的信心

环玉厚一看儿子决心已定,知道他的意见无足经重,就只是说:

•环你香者办尼。不过,你可千万要操心理…

在征得父美有限度的同意后,当天晚上睡觉时,他就又在被宥里

和麦子商量开了这件事。

他们二人还同以前一样保特着他们的”老传统”

-光身千楼着

在一块被子里睡觉。秀莲还像往日那服丰满和多情,只是破场没明没

黑的操劳,使她红润的脸黑了一些,两只手像男人的手一般堅硬。

在少安提出他的想法后,尽管事情重大,秀莲很快也就表示了费

同的意见。她現在不仅信任丈夫的谋略,而且有点类拜他了。几年来

的事实证明,只要丈夫决心擠的事,最终设有搞不成的。在重大垂情

上,她超来超不感意至动脑筋。她满足于给丈夫热情表个态,接着便

是全力以赴帮助他实现自己的雄心。

这件事实际上很快就“讨论“完了。接着,秀莲又提起了她百说

不庆的老话题。

-再生一个女孩子的事。虎子已经快滿五岁,秀莲一

心盼望有个女儿。

•…少安,我听说石圪节来了个私人大夫,偷着给女人取环

。我想也去把环取了,咱事怀个娃娃!

秀莲用粗糙的手掌京热地抚摸着丈夫的光脊背,用撒娇的方式提

出了这个他一直没有同意的事。

-唉呀,“少安不耐烦地说,

“这都是些黑医生!听说碾盘村一个

妇女被弄得大出血,险乎把命都要了……再说,超生下的娃娃,公家

连户口也不给上,还要罚款!”

“不上户口就不上!别款就罚款!我不信咱们就连个娃娃也养活

不了!“秀莲已经生了气,

“好你哩!咱们现在准备扩大砖场,忙乱事在后边哩!你再坐个

月子,这不是要人的命吗?”

“技你说,人家那些做大事的人就连娃娃也不养了!你干脆连老

877

买監没热的功少安当天吃危晚饭,就製父泰那边走了-着

的。但在这样一些面大的问題上,少袭总要征水父菜的意免

還是父东。在生话的亚大关头,求得父發的指号,这巴終很回,

商定在公安的的子里。在任阿时候,获要的父养,都梅提我们

一个最为重要和可靠的支柱!

交东正在院子外边的那块強丸之地上漫旱網苗。以以往的年,

直到现在,这块早烟地对他们家的贡献是巨 大的。这里出产的看

我色的媚叶,不仅保隊了他父千俩和他二爸的烟布袋,还有剩余的

龙书的土街上換回几个零用钱。父亲替务旱烟的本领在双水村只有

福堂才能比上。

少安进了烟地,

一边带父亲千活,

一边把他的新打算给父亲资

了一番。

孙玉厚听完少安的侃侃叙谈,一时倒没有对儿子的宏大抱负发

什么评论。从理论上说,这是儿子自己的事。儿子已经独当门户,乡

且在社会上钢巴硬正站立起来,他是否再有必要对儿子的事说长i

短?再说,这社会交化太快,许多事情他估摸不透。他的全部能耐色

许都在土地上;土地以外的事,他心中无数。

从内心上说,孙玉厚老汉对全家目前的状况已经很满足了。家里

出了工人,出了大学生,少安的日子也发达起来。作

的老穷光蛋,他还再敢奢望什么呢?如今,二小子

一辈子

了,家里有吃有穿,也不缺钱花……这一切都好像是

寄钱

現在,儿子突然要把事情往大搞

里不生

876双水村这位新富翁把

话说完,

海民对小他儿岁的少安记讽地笑了笑,说:

“如今天下怕老婆的

不是我一个人,而是一花人。我井不为此書臊。你大概不怕?不过,

据我所知,你当初也并不愿意和你爸分家。可后来你拗过秀莲了吗?

兄弟,各家都有各家的难处。现在这社会,自家顾自家都护得人屁直

吼,谁能顾了别人?你如果有本事,你积你的德,给咱多关照几个村

里的穷人!我没这本事。我比不上你。你已经把世事闹得红火热闹。

能说这号硬气话哩!我呢?才弄起个小摊摊,连一分钱的利也没见

倒把一点积蓄都踢腾光了。再说,券鱼是个技术活,咱们人老八辈子

谁弄过这事?万一失败了,我爸和我四爸不足跟着我吃亏吗?另外,

像刘玉升预言的,这池子里养出个鱼精怎么办?”

海民一番冷嘲热讽,呛得少安无言以对。

是啊,海民话难听,但其中不是没有一点道理-

一谁家都有一本

难念的经!

少安从前村返回后村的时候,一路上脑子像乱麻缠绕一般。无论

怎样,那些上门向他求救的人都寄希望于他;他们的困难和不幸也使

他心里难过

- 可是他现在却毫无办法帮助他们。他看得出来,再过

几年,双水村说不定有人能起楼盖房,而有的人还得出去讨吃要饭!

谁来关心这些日子过不下去的人?村里的领导都忙着自己发家致富

谁再还有心思管这些事呢!按田福堂的解释,你穷或你富,这都符合

政策!

政策是政策,人情还是人情。作为同村邻舍,怎能自己锅里有

肉,而心平气静地看着周围的人吞糠咽菜?

这种朴素的乡亲意识,使少安内心升腾起某种庄严的责任感来。

他突然想:我能不能扩大我的砖场?把现有的制砖机卖掉,买一台大

型的,再多开几个烧砖窑,不是就需要更多的劳力吗?

好!也许这是一个好门道!这样,不仅能解决村里一些人的问

8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