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新闻

冒险岛煤黑子

admin2021/12/16 15:09:46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如果他说出这个事实,恐怕没有人相信。煤矿工人连不识字的女人都

难找下,竟然有省报的女记者爱你小子?吹牛皮哩!

有时候连他自己也不相信这是真的,总觉得这是一个梦幻。

其实认真一想,也许这的确是一场梦幻!

是的,梦幻。哩。在煤矿,男人相互间刈裸体都看厌烦了。

少平换好作衣,就从浴池的楼上走下来,在

-楼矿灯房的小衡我b平格位來到与买相区以办公宝相连的馆池,开的下飞。

一道程序

一换作衣。

曲许多小柜组成的一排排大作衣柜就立在水池旁边。

一人

小船,铺然自裤。整个裕迪为三层楼,每层的格同大同小果。2

作衣柜在三楼。

現在,中午十二点人坑的工人,正陆线走上地面。他们在酒,

•那系略江旁的矿灯防交了灯具,就纷纷进了浴池。这些人坡街

记话的“C力也没有,沉默郭言地把又黑又胜的作衣脱下。有的人i

碳遊服糊瀚的热水池,舒服得“啊啊”地呻唤。有的人先忙着过饭,

光能服倒在作衣柜前,或路在浴池的瓷破校上。所有的人都是两交

街接在一一起,到处听得见“啦啦”的吸气、“扑扑”的吹气以及疲劳

叹息声。整个大厅里弥漫着白妥般的水蒸气和臭烘烘的尿臊味。

休少平把自己身上的千净衣服脱下,塞进衣柜,从里面拉出那身

许味刺鼻的作衣匆匆穿在热身子上。煤矿工人也许不怕井下的熬苦

但都头疼换衣服

一天天要这么脱下又穿上!尤其是冬天,被汗水和

媒尘菜得又黑又脏的作衣,湖湿而冰冷,穿在身上直叫人打哆喙!

少平作衣的楼子后边,已经被矿灯盒的硫酸腐蚀开一个破洞。妍

在有村牌,不至于露肉。有许多人就是露着屁股下井的。井下谁也不

在乎这。和他一块干话的安锁子,经常连裤子也不穿,光出子搖煤

886

口,把灯牌奶进去。接者,便有一只女人的手把他的矿灯運出来。矿

灯房四壁堵得像牢房•

一般严实,只留几个小日口。里面全是女工

一般都是丈夫因公伤之后顶替招工的。煤矿的女人太少了,就是这几

个享妇,也常是矿工们在井下狠狎地百读不厌的话题。她们被四堵水

泥墙保护得严严实实,以免道受菜些督茄之徒的攻击。男人们只能每

天两次看吞她们的手

少平从那只女人手里接过自己的矿灯,把灯绳往腰里一東,就提

著灯盎穿过暗道,向井口走去。暗道本来有灯,但早被人用斧头打掉

了。如果再安,不出一天照样会被打掉。疲劳的工人常常置出许多无

名火而无处发泄,不时随手摘点小小的破坏。

穿过暗道的尽头,准备下井的工人从井口一直拥到了那几十个水

泥台阶上。人们到这里仍然是沉默寡言,只听见上下罐的信号铃在当

喐当啷地响眷⋯•

十几分钟后,少平便下到井底。接着,在黑暗的坑道中步行近一

个小时(其间要上下爬四五道大坡),才来到他们班的工作面上。

头花炮还没有放。所有的斧子工和擢煤工都在溜子机尾的一个拐

巷里等待。人们在黑暗中坐着,或千脆大叉腿睡在煤堆里。正像农民

在山里不嫌士,煤矿工人也不嫌煤,什么地方都可以躺下睡-

-反正

这地方谁也别想把衣服穿干净!

一段时光实在叫人闲得慌。矿工一下井,就想马上干活。每天

的任务都是死的,千完才能上井,那么最好早点就干。但井下的工作

程序也是死的,没有放炮,想千也干不成!

在这个时候,人们既然闲得没事,又不能抽烟,总得寻找某种消

造方式。最好的消遣方式当然是谈论女人。首先从矿灯房小窗口那只

女人的手谈起,一直谈到和自己的老婆睡觉的各种粗俗不堪的细节

人们在黑暗中狠狎地说笑着,微弱的矿灯光照出一张张露着白牙的

嘴巴。

一个井下干活的煤矿工人要和省城的一位女记者生

活在一起?这不是梦幻又是什么!凭者青春的激情,恋爱,通信,说

此罗曼蒂克和富有诗意的话,这也许还可以。但未来真正要结婚,要

建家,要生孩子,那也许就是另一回事了!

唤,归根结底,他和晓霞最终的关系也许要用悲剧的形式结束。

这悲观性的结论实际上一直深埋在他心灵的深处。

可悲的是:悲剧,其开头往往是喜剧。这喜剧在发展,剧中人喜

形于色,沉湎于绚丽的梦幻中。可是突然⋯

孙少平不愿再往下想。他的心情变得阴郁起来。

太阳西沉了。大地和他的情绪融合成一片同样的昏黄。

他看了看腕上刚刚买来的“蝴蝶”牌手表,时针的箭头已指向了

八点。

矿区走去

他在苍茫的喜色中走下山来,又到其他地方转悠了好长时间才向

一不论怎样,十二点钟,他要准时从那个“黑口口”里钻

人地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