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文章

汹涌澎湃的冒险岛热浪

admin2021/12/16 15:28:48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和不可思议。

当然,我们和这里加抱的他们自己 都深知,他们牛竟不是伊前园

里上音平等的子民

休少平自己业没觉得,

一开口竟说丁这么金,这使他自嘲塘

他的说话口才都有点像他们村的田福黨了,

晓霞一直用热切的日光级者他,川那只小手紫紫提省他的大手

-还有什么•实际打算,?“她笑着问,

*还有•…

一西年后,我想在双水村箱儿孔新盒训、

•那有哈必要呢?难道你像那些老干部一样,为了退休后落叶山

根吗,

•不

不是我佳。我是为父京做这件事。也许你不能理解这件事

对我有至么重要。我是在那里长大的,贫因和用特给我肉心的下的创

份太深重了。窑洞的好坏,这是农村中资省的首婴标志,它直接关系

_个人的生活学严。你并不知道,我第一次带你去我们家吃饭的时

候,心里有多么自卑和难曼

-而这主要是因为我那个破烂不港的家

所引起的。在农村箍几孔新窑洞,在你们这样家庭出身的人看米,这

并没有什么。但对我来说,这却是实现一个梦想,创造一个历史,建

立一座纪念碑!这里面包含者哲学、心理学、人生观,也具有我能休

会到的那种激动人心的诗情。当我的巴特农神庙建立起来的时候,我

从这通远的地方也能感受到它的辉煌。瞧吧,我父亲在双水村这个乱

纷纷的‘共和国’里,将会是怎样一副自豪体面的神态!是的,我二

十来年日睹了父亲在村中活得如何屈辱。我七八岁时就为此而伤心得

偷偷哭过。爸爸和他的祖宗一样,穷了一类子而没光彩地站到过人面

前。如今他老了,更没能力改变自己的命运。现在,我已经有能力至

少让父亲活得体面。我要让他挺着胸脯站到双水村众人的面前!我甚

至要让他晚年活得像旧社会的地主一样,穿一件黑缎棉袄,拿一根玛

瑙嘴的长烟袋,在双水村的‘闲话中心’大声地说着闲话,唾沫星子

溅别人一脸!”

孙少平狂放地说着,脸上泪流满面,却仰起头大笑了

晓霞一把搂住他的脖子,脸深深地埋进他的怀里。亲爱的人!她

完全能理解他,并且更深地热爱他了。

••你还记得我们那个约会吗?”好久,她才扬起脸来,撩了撩

额前的头发,转了话题。她来自繁华的都市,取业如同鼓号般南在,身上积道者芳香,版兴,生士佳朋龙广日行料眼,

En.

•你……对自己有什么打革呢?”她小声问。

“我淮备

“这是理想,还是对命运的认同。”

•我没有步感那么生。我面对的只是我的现实。

非护,但你每天得要钻人地下去挖煤。这就是我的现实

我不址你巴地政道镇馆政这厂的,至于厨理理想:,我认为这不,

公入

好坏的代名词。

三不人精神是否充实,或者说话得有无意义,

我下的步动太沉开了。但要摆脱这种沉重是不可能的。再谈

,千

大我这程玩量。你一国城为这个玩亚世界里的一员,你的心结战。

他只天注你自等………晚,咱们国家的媒谈开买技术是太落后了。

你不赚麻烦,我是否可以卖弄一下我所了解到的一些情况,”

•就我所知,我们国家全员工效平均只出零点九吨煤左右,前

联、英国足两吨生,西德和波兰是三吨多,美国八吨多,澳大利西)

十吃生。同样足开采歸天矿,我国全员效率也不到两吨,而国外商

五十吨,世至一百吨。在西德鲁尔矿区,那里的矿井生产都用电子附

算机控制……

~人就足这样,处在什么样的位置上,就对他的工作环境不仅关

心,而且是带着一种感情在关心。正如你关心你们的报纸一样,我也

关心我们的煤矿。我盼望我们的矿 井用先进的工艺和先进的技术装备

起来。但是,这一切首先需要有技术水平的人来实现。有了先进设

备,可矿工大部分连字也不识,狗屁都不顶……对不起,我说了句矿

工的相话………至于我自己,虽然高中毕业,可咱们那时没学什么,因

此,我想有机会去报考局里办的煤炭技术学校。

实可行的。我谁备在一两年中一边下井干活

小改个学校对我是切

化,以便将来参加考试。这也许不是你说的我

台重学数

打算…•

发出現代生活优越的气息。

他,千百万普通矿工中的

一员,生活里极其平凡的角色,几小时

附从黑咕隆咚的地下钻出米,身上带着诜刷不净的煤尘和汗熨味

他们看起米是这样地格格不人

但是,他们拥抱在•

-起。

直到现在,孙少平仍然难以相信田晓霞就在他的怀里。说实话,

从黄原他们分手后,他就无法想款他们再一次相会将是何种情最。尤

其到大牙湾后,井下生活的严酷性更使他毖到他和她相距有生么遥

远。他爱她,但他和她将不可能在一块生活

-这就是问题的全部

症结!

可是,现在她来了。

可是,纵使她来了,并且此刻她就在他的怀抱里,而那个使他痛

苦的“结症”就随之消失了吗?

没有。

此时,在他内心汹涌澎海的热浪下面,不时有冰凉的潜流湍滿

流过。

但是,无论如何,眼下也许不应该和她谈论这种事。这一片刻的

温暖对他是多么宝贵;他要全身心地沉浸于其中。

现在,他们一个拉着一个的手,透过树林的空隙,静静地望着对

面的矿区。此刻正是两个班交接工作的时候,像火线上的部队在换

防。上井的工人走出区队办公大楼,下井的工人正从四面八方的黑户

区走向井口。

孙少平手指着对面,从东到西依次给晓霞介绍矿区的情况。

后来,他指着矿医院上面的一个小山湾,声音低沉地说:“那里

是一块坟地。埋的全是井下因工亡故的矿工。

晓霞长久地望着那山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