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欣冒险岛《官方网站》-这里有你最爱的冒险岛079

您现在的位置: > 游戏资讯 > 冒险岛攻略

用指关节揉冒险岛

admin2021/12/18 9:32:07 冒险岛攻略网 0 评论

  

路灯映照着积水的街道,像一条条灿烂的银河。两边的人行道挤

满了匆匆行走的人群,各种丽全组成了一望无际的“蘑菇林”

。主干领导说明

明天要做的“文章”

,是他刚才在汽车上“构思”的。

乔伯年打完电话后,先看着让秀英吃完中药,然后自己才开始吃

晚饭。

他还没吃完饭,门铃就响了。他知道,今晚的第一批客人已经登

门了。

小陈领进来的是省委副书记石钟。老石是来和他谈南北几个地区

领导班子调配问题的。同来的还有省委组织部长和组织部干部一处的

处长。他们见他还端着碗,就劝他吃完饭再说。

乔伯年一边吃,

一边把他们领进会客室,说:“吃着谈着!形象

是有点对不起大家,但这是在家里,你们都不是生人嘛!”

几个人都和他一起笑了。

当老石他们给他谈起黄原地区领导班子的考察情况时,提起一个

叫田福军的人,说这个干部威信很高,而且很有能力。

“田福军?”乔伯年停下筷子,瞪住眼睛想了半天,说,“这个人

我好像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了…•

几位管组织的同志谈完情况后,他接着指示他们再做详细的考察

工作,以便很快提交省委常委会讨论。

老石他们告辞后,他家里先后又来了四五批客人。有谈工作的,

有反映问题的,也有来告状的。有些是他事先约好的,有些谁知是从

什么门道里闯进来的⋯⋯一直到十二点,他才从烟雾腾腾的会客室出

来,摇摇晃晃地上了二楼,走进自己的卧室。

太累了!他躺倒在床上,顾不得和秀英打个招呼,头一挨枕头就

迷糊了。他隐约地听见自己在呻吟。他感觉到了那只温热的手关切地

放在了他的额头上。他只来得及在心里对老伴说:“我没发烧…

就睡得什么也不知道了。

道上穿梭着各种车辆;手的问题。他已经让省委主管组织工作的副 书记石同志尽快提出應

见,调整和加强南北几个地区的领导班子……

忝伯年用指关节揉揉太阳穴,打了一个长长的哈欠。他感到眼暗

有些肿账,很想在车里迷糊一阵,但就是睡不 着。昨晚在省农业科研

中心开了半晚上会;会完后又失眠了很长时间。他现在很困惫,但又

很清醒。

他是昨天上午到达位于黄土高原和中部平原接壞处的这个著名的

农业科研中心的。本来他很早就想到这里跑一趟,但一直挤不出时间

来。他对这个农科中心抱有极大的希望。这里有农学院、林学院、

农业科学院等十几个科学研究和教学单位,拥有科技人员三千多人,

仅教授和副研究员以上就有二百五十人左右,真正是人才荟萃之

-这在全国也是不多的。毫无疑问,今后全省农业的大发展,必

须发挥这个科学中心的作用。

昨天出发时,他准备当天就返回省城

-因为省上还有一些紧迫

的问题等待他解决。但他却推迟到今天下午才回来。

这个农业科研中心的所在地仅是一个小镇,几千名科技人员的生

活一直存在严重问题。粮、菜、煤、水和各种生活必需品根本不能保

障。他昨天一到那里,科学家们就纷纷向他诉苦。他立刻决定晚上召

开有关方面负责人紧急会议,研究解决办法。除过先临时采取一些措

施外,他淮备返回省里后,着手研究将这里的镇一级建制改为县一级

建制,以便更好地解决这个远离大城市的科研中心在后助方面的问

题。尽管这两天他又跑路又熬夜,疲惫不堪,但他高兴的是他没有虚

行这一趟。

现在,汽车已快要到省城了。南面逶迤的山岭己经显出了清晰的

面目,如同屏风一般立在天边。城市依傍着南岭,在广大的平原地区

展开,此刻在春雨中灰淡漠一片看不见从东到西的边沿。

汽车驶过郊外大片的蔬菜地和工厂区,进人了市内。

汶季节的白天仍然是短新的

sAV

一个接一个的岔路口,红灯绿灯在交替闪烁。

“伏尔加”的速度慢了下来。

乔伯年侧过脸,看见外面几乎每一个公共汽车站,都拥满了黑鸦

鸦的人群。有的车站好不容易来了一辆车,车上车下挤成一团,迟迟

开不走。他知道人们在这大雨天挤不上车是什么滋味;他也知道这些

人在抱怨,在咒骂,

一片叫苦连天。

他在车里叹了一口气。

汽车终于折进了省委大院,缓级地滑到了他的家门口。

这是一个空荡荡的院落,有一座二层小楼。这地方原是一位常委

的住所,几年前他调走后房舍一直闲置着。这是省委大院里比较陈旧

的一所住家宿舍。乔伯年到职后,省委办公厅把他的家安排在已调到

中央的原省委书记住的地方-

一那里条件当然要好得多。但他就看上

了这地方。一来这地方闲置着,二来有个大院落,他还能在其间营务

点什么庄稼。他有个癖好,爱在自己住的地方种点玉米什么的。在他

看来,即使从欣赏的角度来说,庄稼比之名花异草也有一种更为淳朴

的美感。

乔书记走进自己的小院子,不免惊讶地愣住了。他看见一些人正

在他的院子里移花裁草,忙乱成一团。对他来说,这是一种破坏,而

不是美化。

“谁让你们移裁这些东西呢?”他问其中的一个人。

“张秘书长。”那人回答他。

“你去叫他到这里来一下

那个人走后,他对其余位碌的人说:“你们不要摘了,这些花草

从哪里移来的,再移回到哪里去。”

这些移花栽草的人都停止了干活,一个个面面相觀,不知他们把

什么弄错了